民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杨恒均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民主肯定不是一个坏东西…… 

 

不 管民主是是个什么东西,但一定是个不怎么坏的东西。有一个证明方式非常简单,简单得都被我们大伙儿忽略了,那就是在当今世界上,你几乎找不到一个人、组织 或者国家会攻击民主,说民主是个坏东西。我发现在人类发明的所有政治名词中,这种一边倒地赞誉“民主”的情况绝无仅有。

 

我 们几乎每天都看到独裁者、利益集团和御用文人以及愚不可及的蠢货在那里咬牙切齿地辱骂、污蔑民主,但你稍微注意一下他们的文字就会发现,他们攻击的都是 “西方的民主”、“美式民主”以及地球上某个国家正在实行或者已经实行过的某种具体的民主。显而易见,在他们的话语体系中,他们不是反对“民主”,而是反 对“假民主”、“虚伪的民主”……当然,在他们的眼里,这个世界上其他国家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今后也不会有“真正的民主”,而他们正在搞的那才是正宗 的、让人民当家作主、真正的民主——

 

逻 辑就是如此简单,你说他反对民主啊,他理直气壮:谁说我反民主了?反对假民主不行吗?弄得你哭笑不得。你可以去看看前独裁国家东德,以及现在的北朝鲜,人 家不但不反民主,而且是少数不多的几个把“民主”两个字直接放进国名里的国家。看起来,民主真是个好东西,或者至少是最不坏的东西。连反对他的人都把他当 挡箭牌。例如反对奴隶制的人,首先会和奴隶制划清界限,说自己支持封建制;而反对专制的人则更是立场鲜明,迄今没有出现过打着“真专制”的旗号去反对“假 专制”的白痴……可邪门的“民主”就创造了这样的奇迹:所有反对民主的人,都是高举着“民主”的大旗。

 

关 于民主,我常常说,只要五个晚上,每个晚上两个小时,你基本上可以涉猎所有的民主理论,如果记忆力好点,还可以了解到当今各民主国家之间的异同、优点与缺 点。民主理论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看待当今各民主国家的民主实践,把理论与实践联系在一起,这个恐怕就不是从课堂上与书本中能够找到的。于是就出现了很多人 出来重新定义民主、解释民主、绑架民主,久而久之,虽然大家都不再怀疑“民主是个好东西”,可渐渐搞不清民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

 

说 起民主是个什么东西,答案可谓五花八门,有人说民主是一种利益分配机制,有人说民主是把统治者关进笼子里的制度,有人说民主是一种游戏规则,更多人说民主 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多数决”的选举、是一种生活作风与思想境界,也有人说民主只不过是统治者用来驾驭民众的工具,是利益集团麻痹老百姓的鸦片,是……

 

关心民主的人对这样的场景不会陌生:某位朋友口沫横飞地论述民主是XXX,同时义正词严地驳斥民主不可能是其他的YYY,其实,这种把民主绝对起来,非此即彼的做法,往往挂一漏万,也得不到大家的理解与支持。其实,民主这东西,在不同的眼里,确实有不同的含义。

 

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

 

有 年轻的朋友想听我讲民主,一些学者也愿意和我讨论,可他们不久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我讲民主既不从苏格拉底讲起,也不从托克维尔说起,我不说欧洲,也不谈澳 洲,我都是喋喋不休地先谈论我自己的经历,甚至我的家庭,有时简直像个自恋的暴露狂。为什么呢?除了我接触民主就是靠实地观察之外,还和我对民主的认识有 关:说到底,民主是一个非常个人的事,无论那些理论多么宏大,无论投票的场面让个人显得多么渺小,无论你多么喜欢夸夸其谈,你最好在谈论民主的时候弱弱地 问自己一句:民主对于我,对于我的家庭,意味着什么?如果这个问题你不愿意回答,或者你不懂得如何回答,你最好先停下里来,从一个个体的角度去重新审视一 下民主。

 

民 主对于我有两个意义,一个是澳洲的意义,一个是中国的意义。我现在回顾一下,澳洲民主对于我来说,有这样几个政治场景:有点反对移民的霍华德政府老是在台 上不下去,于是一些华人朋友联系我和亲戚朋友,要求大家都去投他的反对票,但去投票的人并不多,效果不好,他一直干了十年才下台。几年前又出了一个竞选议 员的“一个国家党”首领韩森,她仇视亚洲移民,是个种族主义分子,结果澳洲华人社区都警觉起来,全体动员去投票,还搞了聚会,结果呢,这个韩森不但没有选 上,后来据说还因为作弊之类的罪名被弄去坐牢了。

 

这 是我记忆中的两次“澳洲民主”的政治场景,其他的都属于鸡毛蒜皮的生活琐事,例如哪个党给我儿子所在的公立学校拨更多款,发放更多牛奶钱,就是好党,就应 该执政。好像两年前,执政党还给我儿子每人发了可以用来买电脑的补助,我就觉得他应该连任,可在野党也不是傻瓜,立马推出了新政纲,人家不但发放相同数量 的买电脑的钱,还要减税呢……

 

这 就是澳洲民主,至少对我的家庭来说,民主就是这个德行,只要不出现大问题,例如种族主义者跳出来想掌权,国家即将偏离正确的方向,普适价值受到威胁,我的 亲戚朋友并不太介意谁执政。要知道,西方政客们都标榜“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想方设法探测民意,讨好选民,最后弄得政纲都差不了多少(所以,最近西方的 选举都经常弄得无法分出胜负),选谁不一样?

 

说 到这里,有网友一定很惊讶,原来民主就是这么普通的东西啊,原来整天慷慨激昂的“民主小贩”眼中的西方民主就是如此琐碎啊。也曾经有网友问到过,你描述的 西方民主怎么和你文章中谈到中国的民主时给人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还有人曾经问过更直接的问题:既然民主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就是学校与牛奶,那你为什么在 中国不去关心教育经费与牛奶?而常常高谈阔论?

 

那 是因为,民主成为生活方式只能在民主国家或地区成为现实,你不可能在一个非民主的地方,独善其身地过上“民主的生活方式”,这个看似非常个人的“民主”, 却绝对不能和制度脱离开来,否则,你要就是犬儒,要就是有权投票决定十三亿人命运的少数几位享受了民主的“人民的主人”。

 

因此,中国的民主对于我来说,具有完全不同的意义。在民主远非一种平平淡淡的生活方式之前,民主是我的理想、信念和追求……

 

【关 于民主的很多观点,例如到底有多少种民主,民主与经济效率、腐败、社会稳定的关系,很多前辈老师都有更清晰的论述,在这里,我以沉重的心情向大家推荐一位 我敬仰的老师,他就是不懈推进中国宪政民主的蔡定剑老师,他因病于昨日凌晨去世。但他传播民主的意志,他追求民主的精神,将与我们同在。我个人感谢蔡老 师,还因为:如果说过去我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有那么一点点进步的话,是蔡定剑这样老师的著作与实践为我这种后进铺上了前行的阶梯。纪念蔡定剑老师的最好方 式就是完成他未竟的事业,不要再把宪政民主的重任留给下一代。当民主已经成为世界上大多数民众的生活方式的时候,在我们这里,还是一种理想、一种追求、一 种渴望,蔡老师的理想与追求,也是我们的。让我们化悲为力,继续探索、追求民主,民主到来前,一刻也不停下脚步。】

 

民主也是执政者驯服老百姓的工具……

 

我 们也应该认识到,当一些人妖魔化民主的时候,我们要做的不是去神圣化民主,而是要以一切可能的手段,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民主,一个有缺点更有优点的平易近 人的民主。当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民主是一个什么东西,对他们自己生活与家庭意味着什么的时候,民主离我们就不那么远了。

 

这里我再举一个极端的例子。不会有人反驳“民主制度就是要把统治者关进笼子”这个说法,但却有人用另外一种说辞来挑战甚至颠覆这种说法,他们说,民主其实只不过是统治者用来对付被统治者的工具,是让老百姓感觉良好,但本质不变的一种统治术。

 

一 位外国朋友几天前对我说,你认为西方就是让老百姓当家作主?你看看日本,多少年都是那个党以及少数几个家庭在执政;你看看印度,民主建国多少年了,总理几 乎都是出于那几个大的家族与利益集团。就拿美国来说吧,为什么一直是两党执政?为什么始终不能产生第三个党?即便茶党也力有不逮?因为那两个党的本质都一 样,始终代表大资产阶级大资本家的利益啊,这些国家都不是真正的民主!

 

我 问他,那么,哪一个国家是真正民主?他说,根本没有真正的民主。我说,既然没有真正的民主,那“假民主”就是真正的民主了嘛。这个他不反对,随后他说的 话,就更让人玩味了。他说,中国其实也可以搞这样的“假民主”……设立一种选举制度,用宪法把私产与人权牢牢地保护起来,把参政的门槛设高一点,让其他的 党派与普通人进不来,保证选来选去,还是自己的人……

 

听 到这里,请你千万不要跳起来反驳他!我们不妨按照他的思路继续思考下去:苏联社会主义国家七十多年的历史里,最高领导人走马灯似地换来换去,可没有一个是 子承父业。然而,他的对手民主美国,竟然出现了好几起老子当完总统儿子再隔代当总统的事儿,你说这是咋回事?苏联的那种制度,民怨极大,最终被推翻了,美 国的这种制度却成为世界楷模,到处推广。如果你还闹不明白,再看看台湾和大陆。台湾现在执政的要就是国民党高官的儿子马英九,要就是国防部长的儿子郝龙 斌,但台湾人没多大意见,情绪很稳定;可中国大陆呢?也是高干子弟要接班了,可大家的情绪都不稳定,弄得剑拔弩张,维稳经费超过了军费……

 

这 就是民主制度的“妙用”,民众在游戏规则之内(宪法与价值观念)选举领导人,让渡自己的一部分权利,统治者的“权为民所赋”,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和谐相处, 该发财的照样发财,该穷的还是一样寻不得机会,可人家不怨天尤人。即便这是“假民主”,也有假民主的妙用,作为统治者,为何不考虑一下?稍微清醒的人,难 道看不出来,总有一天,那些没有选票的老百姓会推翻你,没收你全部财产,甚至威胁到你和你子孙后代的生命?

 

即 便从统治者来说,中国这个体制也并不那么值得留念啊,从暴秦到朱元璋再到今天,我们这个体制都是这样运作的,皇帝利用官员压榨老百姓,老百姓对官员不满 了,皇帝就“咔嚓、咔嚓”杀官员(我们这个体制至今还是杀官员最多的体制),受皇帝压榨的官员,就变本加厉地欺压老百姓,老百姓实在受不了啦,就揭竿而起 把皇帝杀掉,杀杀杀,我们的历史就在这种杀戮中周而复始……

 

我 们从上面这个极端的角度打量了一下民主,结果,民主制度成了一种统治者“驾驭”老百姓的最行之有效的工具,对不对?所以我的结论是:对于不同人,不同的阶 层与族群,民主有不同的含义,有些比较美好,有些并不那么理想,这就是民主。大家不妨去检视一下各种对民主的论述与判断,尽量找出话语中的“道理”与共 识,而不是马上去反驳、去否定,弄得非此即彼、你死我活的样子,这其实就是一种博弈,一种在争取民主的进程中,同抗争一样重要的博弈。

 

Publié dans 新启蒙政治国际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