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想考公务员的朋友:为何要从政? 杨恒均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提问杨恒均】是《赢未来》和知名作家杨恒均联合推出的一个青年问答类栏目,提倡“讨论无禁区,思考无边界”。社会问题、人生方向……只要你是青年人,只要你 有成长的烦恼,只要你敢想敢问,并且你的问题够典型,杨恒均就会回答。详情请关注《赢未来》新浪和腾讯微博相关活动。

 

敬爱的杨恒均先生: 

 

您 好!我是一名就读于香港科技大学中国研究专业的硕士研究生。非常高兴有机会能与您直接沟通。从三年前赴英国读本科起,我就一直关注着您的博客,每读一篇都 觉得醍醐灌顶。我有一个问题特别想请教您,相信有很多人也跟我一样,都在考虑这个关乎个人发展方向的问题:年轻人到底应不应该从政?

很 多人经常提到一个词,叫做“体制化”。许多善良的年轻人,之所以对这个体制产生排斥,归根结底是因为害怕最终也逃不掉被“体制化”的命运。但是,台湾监察 院长王建煊曾经说过一句话:“好人一定要从政”。一个坏制度,会把好人变成坏人;但一个坏的制度,只有更多的好人加入,才有改变的可能。有改革意识的青年 是社会变革的希望。到底是“入世”还是不入,对我们而言,成了一个难以决断的问题。再进一步说,哪些人才适合去从政?我们年轻人到底应该为中国的政治改革 做些什么?

希望杨先生为我们指点迷津。谢谢您!最后,祝杨先生全家幸福!

   

    此致

敬礼!

                                        黄超

 

 

黄超同学,你好。谢谢你的祝福。 

 

你有一句话说得太对了,确实有很多年轻人向我提出过类似的问题:我是否应该从政?毕 业后是否要考公务员?我会不会被体制化?还有:进入体制后,我能否驾驭体制、改变体制,而既不被体制化,也不被体制变边缘化?……每次看到这样的问题,我 都很高兴同学们在思考体制与个人的时候,并不都是从我能够进入体制掌握一些权力换取一些金钱出发的。可我却一次也没有能够对这些问题说“Yes”或者“No”。我不但没有同学们想听到的答案,反而在听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想去问提问者更多问题。

 

当公务员不等于从政

 

我 应该首先跟你解释一下不同体制中关于“从政”的不同定义。在西方,从政者就是指国家最高领导人、各地民选领导人与议会议员,他们才是“搞政治”的,被称为 政治家或政客。一般公务人员则不能称为从政的人。而在中国,行政单位中的一把手几乎都是从公务员中挑选的,公务员一般就被认为是搞政治的,“从政”的人选 被限制了,“从政”的人群却被扩大了。在西方国家,当公务员和做公司职员差不多,不同的是公务员的工资相对较低但稳定,福利比较有保障。所以我们看到西方 有想法的青年,尤其是那些想自己创业、想发财致富的人,都不会选择进入“体制”。真正发财致富的那些人很少是“体制内”的,也没有几个是从“体制”里下海 经商赚钱的。说实话,我在美国和澳洲工作时,几乎没有当“公务员”的朋友,因为他们太闷了,只知道服从,没什么创新精神,也没啥意思。

弄 清了这个区别,我们再来看你的问题,你问的年轻人应不应该从政,大概是指是否要去当公务员吧?因为如果在西方,你要想从政的话,不一定要去当公务员,美国 总统和议员有几个是从公务员做起的?他们有些一开始是商人,或者律师等专业人士,然后就去竞选议员或者州长了。目前在中国从政的途径却只有一种,就是进入 体制,当公务员。

 

从政后能做什么 

 

当路径几乎只有这一条时,你就没有多少选择了。现在让我们看一下,哪些人适合从政,以及从政后能够做些什么。

我是从体制内出来的,我深深体会到,要想在体制内有所成就,要想比较快地升迁到较高的位置,你唯一的办法就是先被“体制化”,至少假装到体制也以为你已经被“体制化”了。

看 到这里的青年朋友一定很吃惊,我是想告诉你们,我们面对的这个“体制”和你理想的差距;以及作为个人尤其是年轻人,在它面前是如何脆弱。很多刚刚进入体制 内的年轻人对我说:我发现自己的领导非常有问题,也发现了一些体制的漏洞,甚至不久就发现这个体制是如何欺负体制外的普通百姓的,还掌握了证据呢……他们 来征询我的意见,是否要直面体制的漏洞,是否要把问题捅出去,是否要向有关纪律检查部门反映情况,甚至去媒体当英雄……

这样的问题常常折磨我啊,按照我一直向青年们传输的价值理念,按照我个人的追求,如果我不是那么虚伪的人,我当然应该毫不迟疑地告诉他们:“勇敢地站出来吧,该出手时就出手,不管那个贪污腐败的是你的领导还是同事,都不能让他们再犯错误,再让国家和民众受损失。”

可 是,以我个人的经验,除非我一呼百应,全国的公务员都“从善如流”,否则,就这些向我提问的年轻人的能力与地位来说,他站出来,不但起不了什么作用,而 且,他的领导和同事将会对他另眼相看,立即把他打入另册,“永不重用”,这个“体制”不可能给你机会让你破坏它。这样的结果,在一个体制强大到控制了整个 社会并渗透到社会各个角落的国家,对青年人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多说了,我“还害了他”,甚至“毁了他”。

也 许有人会对我上面这句“站出来起不了什么作用”提出疑问,认为这句话不道德,是鼓励年轻人犬儒化,是言行不一。我请你理解一下我的心情,我就是从那个体制 里出来的,可以说是冲破了那个体制,对那个体制的缺陷毫不留情地批评。可是,我们这些人付出的代价,何尝是几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能够付出的?

 

好人一定要从政

 

现在你看到了我的矛盾心理,也知道我为什么总是无法明确回答青年人这方面提问的原因了。我非常赞同你提到的“好人一定要从政”的说法,我还加上一句,有理想有追求的青年人一定要从政,尤其需要他们在中国从政,因为中国的政治更需要他们去改善,改良与改变

要 想让政治变得好一点,要想让体制更有人情味,能为民所用,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站出来,贡献自己的汗水、智慧与批评。可是对于每一个人,这个体制所拥有的那些 不受限制的权力以及贪污腐败的机会,恐怕比硫酸更能够腐蚀一个人心中的理想与抱负。我相信当今政坛上相当多人,都曾经充满理想,抱着要改变体制的心思去从 政,甚至也曾经给当时的某个“杨恒均”写过信。结果如何呢?我们看到这个体制在以流水线的速度改变着“从政的人们”,吞噬着青年人,还有我们的良知……

黄超同学,你知道,每年看到有那么多人报考公务员(今年竟然高达140万人排队,创造了世界纪录),期盼挤进“体制”,几乎达到疯狂的时候,我心里都有异样的冲动,我想走上去问这些青年人,你们为什么要去“从政”?

我 想大多数人的回答会是:这个工作比较稳定,也有不错的收入。我认为这个答案无可非议。还有些人也许不会回答我,他们心里却很清楚:去从政,去攫取权力,可 以给自己带来财富与荣誉……这个无声的答案也无可非议,但他们应该记住,那种能够为个人攫取财富与荣耀的“体制”不会持续太久,而且,中国当今的体制改 革,也越来越让那些靠体制发财致富的人不那么自在,再加上体制外的力量越来越强,公民意识逐渐觉醒,靠“从政”而致富会越来越危险,把陈水扁这样的大贪污 犯送进监牢里的时代也许并不那么遥远。

 

当 然,我也愿意相信,还有为数不少的青年人,怀抱着崇高的理想,走进公务员队伍,我祝福他们在被彻底“体制化”或者“边缘化”之前,能够像潜伏的特工那样, 出污泥而不染,最终反而可以在重要岗位上力挽狂澜,有所作为,为体制的变革做出贡献,成为人民英雄。我赞成你信中的主张:“好人一定要从政”,让从政的年 轻人中,“多一些理想主义者,少一些功利主义者。有着改革意识的青年,会是社会变革的希望”……

可你知道,我还是无法用“Yes”或者“No”来回答你的提问。因为答案都在你们每一个人的心底深处,如果一定要说句什么话来祝福你,也祝福我们的国家,我想说的是:当你考取公务员,当你决定“从政”的时候,请记住你当初的理想与追求,还有你曾经对“杨恒均”们说过的话……

 

杨恒均 2010121 原载《赢未来》杂志,有删节

 

http://www.yanghengjun.com/?action-viewnews-itemid-652

Publié dans 新启蒙政治国际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