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与经济危机、暴力流血的关系 杨恒均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为数不少的网友向我抱怨:身边的人只关心个人的经济收入,根本不关心民主。于是有的就带点期待地问:是不是经济停滞发展了,或者出现经济危机,甚至垮掉了,民主就有希望了?

 

这 问题相当普遍,可每一次听到我都很警觉,也很矛盾,不知道如何回答。从历史上来说,经济发展与民主制度的关系实在是太密切了。且不说东南亚和其他一些后进 民主国家的转型几乎都是由经济问题(危机)引发的,就拿世界上最老牌的民主国家英、法、美来说,当初促成民主制度建立起来的也都是经济问题,更具体一点说 就是统治者日子不好过,要增加税收(英国与法国王室征税,美国是印花税),结果激起了老百姓和新兴阶层的不满,起而推翻旧制度,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三个民 主制国家。

 

如 果英、法、美当时经济都不错,英法的国王都不缺钱花,英国王室也不同美国人在印花税上较劲,民主制度会在什么时候建立起来?历史不能假设,但我们却可以得 出结论:“老百姓”最终是因经济利益受损从而站出来要求自由(免于盘剥与恐怖的自由)、追求法治与公平正义(用宪法对付统治者),建立民主制度的(最终由 大家说了算)。

 

中国经济在过去30年高速发展,上至达官贵人下到平头百姓,生活水平都有显著的提高(虽然不同步也不成比例),加上利益集团长期以来刻意把“发展经济”与“追求民主”对立起来的愚民宣传,就不难理解,那种“中国人吃饱喝足就满足了”的论调是偏颇与站不住脚的。

 

作为一名从穷困中走过来的中国人,我关注民生甚至超过民主,只是越来越发现,这两者不但不矛盾,而且是相辅相成的,民生的改善将会促进民主,民主则保障民生长期向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如果没有注重人权、自由和法治的民主制度来支撑,不但走不多远,很可能会车毁人亡。

 

有 一种很好笑的论调,说什么检查了台湾与南韩的发展情况,发现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都是威权时代,民主到来后经济发展反而缓慢了。他们不动脑筋想一下,如果这 两个地区没有实行民主,经济高速发展而积累起来的财富、智慧与不公、民怨等等可能早就让他们完蛋了,还能到今天吗?总不能说,中国五千年的优秀文化是专制 制度下创立的,就得出我们应该停留在秦始皇时代,你的姐姐妹妹就只配去哭长城了?

 

在民主与经济的关系上,我的观点是:我不希望中国的经济出问题,经济出问题,苦的还是老百姓,中国人穷苦得够久了,富裕一次不容易,如果能够持续下去,甚至再高速发展30年, 我不但双手甚至连双脚都举起来赞成。然而,我的希望也许只是一厢情愿,历史的发展也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目前的经济一直在高速发展,可社会矛盾与积累 的问题却越来越吓人。经济发展也不可能一直持续,当我们有智慧把制度问题解决了,经济发展即便停滞甚至倒退了,顶多选举换一个领导人,否则,经济发展一旦 停滞,或者出现危机,很可能历史会重演,有些人要换脑袋。

 

我 个人支持民生与民主两不误,还有一个原因是在一个各方面都没有准备好,没有经历过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的地方,在一个洗脑特别严重、不明真相的不是少数而是 绝大多数的时候,真正发生了经济危机,或者因经济引起了混乱,不一定会带来民主,反而有可能会倒退回专制,长期的混乱很可能接踵而至。这都是任何人都不愿 意看到的。

 

好 在除了理论之外,我们也不乏一些特殊的实例,还正好都在我们身边,一个是南韩,一个是中国的台湾。如果仔细研究一下,苏联东欧也属于这类。他们都不是因为 “经济危机”而导致了民主化,而是实习了一种有别于英美法三国的新路子。苏联东欧在经济并没有大乱子,韩国台湾在经济很不错的时候,和平地完成了民主转 型。

 

下面再简单说一下暴力流血与民主的关系,这个与经济问题异曲同工,都是我个人不一定拿得准,一直以来困扰我的,我愿意提出来和大家商榷,听取各位的高见。

 

如 果检视一下世界各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可以看到这样一个趋势:伴随民主制度建立的流血越来越少。让人难堪的是,英、美、法的专家学者是最主张和平转型的,可 恰恰是这三个“原生民主”国家的诞生,几乎都伴随着巨大的暴力于与流血。法国大革命不用说,英国也杀了不少人,连国王都被砍掉了,美国的独立战争就是一场 建立民主制度的暴力斗争。到二战时期地球上有30个左右的民主国家,主要的都是靠暴力流血建立起来的。二战后建立的一批民主国家例如德国、日本等,不能不说是二战中反法西斯战士的鲜血换来的。

 

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至今,民主国家从30个左右上升到100多 个,大多国家的民主转型中出现的暴力越来越少,流血越来越少,到了苏联东欧,只有少数如罗马利亚发生了革命;到了韩国与台湾,以及东南亚等国家,用以前 “流血”的标准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和平的转型。如果我们不那么妄自菲薄的话,甚至可以说,二战后兴起的民主国家转型模式已经取代美英法等老牌民主国家,给 我们立下了新的榜样。在实现民主的路径上,其实没有一个国家是“全盘西化”的,抛弃了当初这些国家使用的暴力,就是最成功的特色。

 

为 什么暴力流血与民主从当初的不可分割发展到今天的渐行渐远?除了世界越来越和平这个大趋势之外,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原生民主国家确立的那种制度,让民 众都认识到“民主是个好东西”,加上自由、人权与法治等普适价值在世界各国的广泛推广。你设想一下,在原生民主国家如英、法、美当时争取民主的过程中,不 但没有先例,而且没有人可以说服别人“民主是个好东西”,因为世界上还没有任何民主国家啊。所以,你要想真正说服统治者放弃手中掌握的绝对权力,光靠说理 或者博弈都力有不逮,这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民主。

 

我 们大清帝国当时也差不多,虽然已经有英、美、欧洲等民主国家存在了,但他们本身的民主制度也不完善,大清派出去考察的人也不多,更没多少影响力,加上帝国 主义老欺负咱们天朝,结果弄得大清帝国慈禧之流的实行君主立宪完全是敷衍了事,后来是悔之晚矣……不久前我接待一位纽约回来的华侨,他说,他家附近拐角处 有好几个华人开的小卖部,店主都姓“爱新觉罗”。呜呼哀哉,如果清朝慈禧与皇帝老儿们知道实行宪政民主很可能让他们像日本皇室那样生活得有尊严,不必背井 离乡,要到纽约去开小商店,弄得到今天连满族语言都快要灭种了,他们当初一定会改弦易辙吧?

 

在 “民主是个好东西”已经成为常识,民主制度的建立往往就成了各种力量博弈的结果。那些反对民主的力量当然很强大也很邪恶,但已经不可能“理直气壮”到残忍 和不择手段了。二战后有那么多民主国家在和平中诞生也说明问题,大家可回顾一下,当时的统治者其实都仍然握有绝对的权力,枪杆子也在他们手里,但在各种力 量的博弈下,尤其是觉醒的民众与奋起的精英们的抗争下,包括统治者内部不愿意再折腾老百姓的良心人士,所有的非民主国家都显得如此脆弱而不堪一击。一个强 大的苏联社会主义国家,几乎在没有任何抵抗下,就被彻底瓦解了。苏联并不是特例,再强大的专制,有一天也会走相同的道路。

 

我 反对暴力,这当然只是我个人的观点,历史和我的喜欢不喜欢没有什么关系,到了我们这种人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也不会去阻挡历史的车轮。历史不能选择,我个人 却有选择,我认为暴力流血在中国这块地上一旦发生,正如袁伟时老师所讲,动荡不稳至少要持续几十年,受苦受难的,还是平头百姓……有人可能会说,你这是妇 人之仁,遭受几十年苦难如果能换来民主转型,有何不可?

 

问题在于:谁说暴力流血与遭受苦难就能换来民主转型?同那个经济问题一样:谁说经济发生危机,老百姓日子过苦了,中国就会向好的方面转变?

 

说 到对政治体制改革与民主建设的渴望,我非常理解一些朋友的急切心情,其实我比你更急,但急得想经济发展出问题,急得想走暴力之路,我就不能认同了。民主的 最大目标就是让老百姓过上富裕与安稳的日子,现在去追求民主而寄望于经济失败与暴力发生,恐怕得不到大多数民众的支持吧?要知道,民主可是大多数人的事, 不是用前枪杆子夺取政权,或者换一个仁慈的统治者那么简单。

 

当 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只能等待,对于那些急不可待的民主追求者,应该扎扎实实地深入到各个领域,该维权的维权,该做学问的做学问,该讲故事的讲故事,该…… 直到越来越多的民众真正意识到民主也是他们的事,民主和民生密不可分的时候,博弈才会能成为可能,一场不流血的民主转型才会悄然来到——

 

我有一个梦,当民主到来的时候,没有经济崩溃,没有暴力流血,大家在自由和法治的社会里安居乐业……

 

杨恒均

http://yanghengjunbk.blog.163.com/blog/#m=0

Publié dans 新启蒙政治国际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