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价值与80后的命运 杨恒均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对话80后》系列之二

在问到我对中国的最大忧虑是什么时,我说,一是环境问题,另一个是国人的核心价值观。很难想象,13亿人,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如果没有一种把他们凝聚在一起的价值观念,后果很难设想。有同学说,中国民主了,很可能会分裂。而这种“很可 能”又成为一些人用来抵制民主的借口。

为什么民主了就会分裂呢?看看欧洲大陆,那些国家在历史上互相残杀的惨烈程度比我们各省与各民族之间的内斗要严重很多吧? 更不用说他们都搞出了两次世界大战。可人家现在不但没有打仗,还玩起了“统一”。上次我们一群人在欧洲坐大巴旅游,吃饱了上车睡觉,一觉醒来,竟然穿过了 三个国家,你说,这要在中国,穿越三个省,且不说得留下买路钱,仅仅检查可疑的“跨省流窜人员”也会搅得你乱七八糟。何况还有台湾和香港,尤其是香港,一个国家领土上的罗湖桥上,边防、武警、海关一应俱全,你让来旅游的欧洲人怎么会感到你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啊?

一个逐渐“统一”的欧洲给我们的启示是,共同拥 抱的价值观念和理想才是一个国家长久统一与和谐的关键。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有人阻止中国人接触和接受普世价值观,却又拿不出自己的一套价值 理念来,有的人倒是搞出了一套又一套中国特色的价值观,可他们大概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说服不了。现在的中国人,已经在浪费子孙后代的环境资源,却依 然抱着两千年前古人的那点残破不全的价值观不放。

在我讲到这个问题时,有一位前辈报人提问,他说现在的80后根本不关心政治,对民主 自由和普世价值也显得毫无兴趣,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前途。他问我的看法。

我认为,年轻人不关心政治并不是坏事,西方成熟的民主政体下的年轻人也大多不关心政治,年轻人本来就更应搞好自己的 生活与个人利益——其实,这就是“政治”,至少应该是政治家们为之奋斗的“政治”。再说,他们不关心政治,等到政治关心他们的时候——例如房价过 高、贪污腐败让他们有了切肤之痛等等,他们就不能不关心政治了。

中国曾经出现过一个疯狂的时代,毛泽东要让所有的人,特别是年轻人都忘记自己,一心一意地去关心“政治”,结果是给民族和 国家带来了巨大灾难。但我却愿意进一步讲一下,普世价值与80后的命运,因为不管你是否关心普世价值,中国是否接受普世价值却直 接决定了青年人的命运。

让我们回到前面同学们提得最多的那个问题:出国,还是回到中国大陆?说实话,任何社会,不管是拥抱什么价值观,不管是什么 制度,对于同学们这样的优秀精英来说,机会都是有的,而且,机会的比例也大体相当。也就是说,如果你能在美国成功,相信你在中国也会成功。 注意,我说的是精英,至于普通打工仔,实话实说,由于美国的经济发展水平高,加上人家有人权保障,所以,能够偷渡到美国打工,肯定比潜伏在上海打工要强好 多倍,且不说福建那些偷渡到美国的农民大多有了上百万(人民币)的私产,人家在那里黑十年,几乎都能搞到当地“户口”(驾驶 证,身份证)——甚至护照(国籍)。你在上海打工到死,能成为上海人吗?

所以,我要强调一点,我这里说的是精英,就是在美国和中国都能够称得上的精英。对于这些人,由于中国经济发展强劲,创业的 机会多,可以不夸张地说,那些留在大陆的并不比到美国的生活过得差。但我想问大家一下,同样的成功,两者有何不同?

好,我就直言不讳,两者之不同不在于你赚钱买的房子的大小,不在于你权力多少,不在于你的事业是否有发展前途,而在于我一 直在嘀咕的“普世价值观”。当我在说“普世价值观”的时候,很多青年人会捂住鼻子走开,因为这好像和他们的工作、生活没啥关系。其实,大谬不然。我说的价 值观,不但和你的工作生活有关,而且,直接关系到你是否幸福,是否活得有尊严,你的心灵是否在你离开人世的时候,扭曲得连你自己也认不出来了。

一个国家拥抱的价值观念不但决定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而且也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成为主导法律、规则和道德准则的指导思 想,简单地说就是,我们生活、工作与交往的各种游戏规则其实都是依据我们拥有的价值观念而派生出来的。

一个精英在中国和美国取得了同样的成功,例如当官或者做生意,但不同的是他们付出的代价——我不是说金钱和时间的代价—— 却有天壤之别。你能告诉我在中国当公务员,要想升职,是否可以不昧良心溜须拍马、行贿受贿、卑躬屈膝?如果你不随波逐流,你能得到“进步”?在中国做生 意,你不和权贵结合,当他们的孙子,陪笑脸,你能成功,会有安全感吗?

有人可能说,他们这样做,毕竟成功了。我说,那你要看如何界定“成功”,干过那么多恶心的事,他如果真认为这是成功,就不 会一有钱就把孩子送到国外了。他们成功了,但为啥并不想让自己的孩子重复?别以为都是害怕被抓,其实中国贪官被抓的比例比你走在路上被车撞死的比例还要 低。他们是知道自己付出的代价,不想在自己孩子身上重演。再说,哪一个人没有一点点良知?有点良知的人活在这种体制下,任凭心灵一点一点被扭曲,真那么好 受?

在座的精英当然还没有到那一步。但一旦进入中国这个社会现实之中,没有价值观念约束,没有制度限制,一切都依据领导个人意 志,在组织关照下,在系统笼罩下,除非你生来就有奴性和忍辱负重地特性,至少得准备前十年时间磨平自己的那点良知和秉性。你要想进步,你就得这样,这是你 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你付出的是人格、幸福和尊严的代价,如果你有这些东西的话,当然,那些生来就没有这些品质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不会因失去而痛 苦。

如果歪门邪道、溜须拍马和贪污腐败是唯一的成功之路,那应该无话可说,可在一个制度健全,一个拥抱了人类共同财富普世价值 观的地方,不需要人格和尊严的损毁,照样可以取得成功,这就不得不让我们思索。所以,一个国家有什么样的体制,拥抱什么样的价值观念,是和即将在这 个体制里生存和打拼的青年的命运密不可分的。

至于到底是“出国,还是回大陆”,我觉得,如果你对政治毫无兴趣,想要成功但又不想付出心灵被扭曲的代价,出国吧。而如果 你认为自己不管干什么工作,做生意还是当官,都能够保持自己的灵魂,甚至可以为中国早日拥有造福民众的价值观念贡献自己的才能,留在中国吧。这里需要你, 你会大有作为的。

Publié dans 新启蒙经济民生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