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民主与“面包”的关系 ZT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over-blog.com

一论民主里,我们已经回答了希腊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希腊民主没有出什么问题,出问题的是希腊的经济。希腊政府要收紧经济政策,接下来要缩减工人工资,福利也要削减一些,结果一些民众不干了,于是就有一千多人上街游行,去政府和议会门前抗议,丢鸡蛋和石块,混乱还还造成三位银行职员意外死亡。

这一节,我们谈一下民主与经济,也就国家政治制度与老百姓餐桌上的面包之关系。我想先回到不久前写戈尔巴乔夫的一篇文章(《一位让人感动与感叹的共产党员》)。围绕戈尔巴乔夫始终挥之不去的是这样一个疑问,如果他的民主改革真的那么深得人心,为什么在他执政六年多之后,败给叶利钦,灰溜溜离开克里姆林宫?当时的一项民意测验显示,他的支持率竟然跌到了10%以下。

显而易见的原因是他吊起了民众对民主自由的胃口,却不愿意跨出最后一步。戈尔巴乔夫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民众却不知道他要把大家带到哪里去。在上台后的前五年时间里,由于锐意改革,他的声望如日中天。是他,给了苏联公开性,给了民众部分的自由。所以,当来自党内的极左派向他挑战,要夺权的时候,他说:人民已经不同了,他们不会忍受你们的专政,同意失去自由,失去这些年得到的一切

戈尔巴乔夫的判断没错,然而,他却想不到,如果代表民主派的叶利钦把这句话修改一下,也是没错的:尝到了自由甜头的人民,固然不会容忍失掉这些年已经到手的,可他们同样无法容忍迟迟得不到那些还没有到手的,包括追求民主的自由。结果,戈尔巴乔夫输给了叶利钦。

上面这个说法也是政治学者与历史学家们津津乐道的。因为他们知道,历史记录的伟人永远是在政治和军事上对人类做出贡献的(华盛顿、林肯、甘地、拿破仑、曼德拉、丘吉尔、孙中山等等),你看到多少伟人是因为让人民解决了温饱而名留青史的?

可是,现实在海没有变成历史之前,还是很现实的。在现实世界里,大多数普通民众更关心的永远是桌子上的面包,是经济。这一点我们在聪明的克林顿那里得到了证实。当他干满四年还不过瘾,又想竞选时,他遭到对手的攻击。为了回击对手攻击,他向选民喊道:你是否比四年前过得更好?答案是肯定的,所以,他再次当选。他的对手就闹不明白,这个当时已经传出无数绯闻、把白宫搞得乌烟瘴气的毫无建树的年轻人怎么在白宫一呆就是八年?傻瓜,是经济!”——这是当时流传于克林顿阵营的口头禅,也是金玉良言。在民主国家能够拉住当时选民的永远是经济,不是政治。但能让历史和后来所有的选民记住总统功绩的,是政治,却不是经济。

你是否比四年前过得更好这句话并不是克林顿的原创,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底就被叶利钦阵营用过多次。当时他们就是这样对付执政了五年的戈尔巴乔夫。他们在辩论、会议和群众聚会上,不停地问大家:戈尔巴乔夫上任五年了,你是否比五年前过得更好?你们的收入增加了吗?你们餐桌上的面包更多了吗……

戈尔巴乔夫上台五年后,因为政治民主化改革造成的政治动荡,以及各地起伏不断的罢工,更多的是这个陈旧过时的经济体制积累下来的旧账,经济在下滑,民众餐桌上的面包在减少。戈尔巴乔夫并不是不懂经济的,他是苏共最高领导人中唯一从主管农业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对民众的疾苦更是深有感触,但他认为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要从政治改革入手。他早在上台之初就发现了社会主义经济的最大毛病所在——所谓的公有制。他说,社会主义的财产是被主管部门随便浪费,说是全民所有,其实是无主的免费使用的资产……所以谁也不把它当回事。在很多场合下,成了争取非劳动所得的来源。当时是1985年,很少有共产党领导人有此清醒的认识:所谓公有财产,其实是谁都不拥有的、谁都可以贪污、挥霍与浪费的财产。

可问题在于,纵览戈氏传记与自传,包括他几位得力的经济智囊在内的著作和发言,确实看不到他们有什么像样的经济改革。在已经解密的文件中,苏共高层很少提及当时唯一可以作为苏联经济改革参考的中国经济改革,当然,当时的中国经济改革也陷入困境,可总有参考价值啊。后来逐渐出来的经济统计数据更显示,戈氏上台时的1985年,是苏联建国60多年来,经济相对不错的时代。和中国当时文化大革命之后百废待兴的局面并不相同。

你是否比五年前过得更好这样煽情的问话把戈尔巴乔夫一下子边缘化了,也让人见识到民众的无情。其实,他们当然比五年前过得好,他们再也不会回到随便被枪杀、被送到劳改营的斯大林时代,他们拥有了公开聚会并公开表到对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不满的自由,他们还拥有了罢工的自由,他们甚至可以选举投票了……这一切,仅仅在五年前,他们连想都不敢想啊。可是,当温饱受到威胁的时候,民众更关心的是确实是餐桌上的面包。历史虽然公正,现实有时却很残酷。林肯总统之所以受到万世敬仰,是因为他给了黑奴们自由。而当时,有相当一部分获得自由的黑奴,付出的代价却是当奴隶时有保障的温饱……

今天为什么谈这样一个很大的话题?有不少读者给我写信,说他们受我影响,试图向周围人传播民主与自由的理念,可却常常受到周围亲戚朋友的白眼。他们得到最多的回应是,现在日子过得比以前好多了,什么民主自由,你们不要再折腾了。

读者在来信中说很不理解,有些向我抱怨道:中国人难道就知道吃饱肚子?我们真和欧美人民不一样?老杨头,中国可能真不适合民主……

我想对这些朋友说,你们做得没错,应该坚持下去。但那些人对你们的回应也没错,不要怨天尤人。俄国人和希腊人也希望吃饱肚子,这有什么不对呢?而欧美人和我们也没有多大区别。估计大家都看过当今民主制度三个发源地的历史故事:英国、法国和美国。在我们大陆读者阅读的文献中,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和资本主义的兴起等等直接促成了现在民主国家的诞生,这没有错。但正如我前面所说,历史学家和政治学者们永远把眼睛盯着政治,无形中影响了我们的判断。例如,读英国光荣革命、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的历史,你会觉得,他们走上民主道路都是顺理成章的。启蒙者和思想家一下子就把民主和自由带给了那三个国家。

我想请大家回头去看一下,英国的民主运动、法国的大革命和美国的独立战争,都是由什么直接引起的?答案很简单:经济。而且几乎都是在经济遭受打击时(例如英国要加征美国殖民地的税又不给代表权,以及法国的自然灾害造成颗粒无收,农民冲进巴黎推翻王朝等),民众的激情被调动起来,然后才有启蒙者和政治家们乘机举起了自由与民主的大旗,引导民众。你看,能够吊起广大民众胃口的永远是面包,而不是自由民主这些不能当饭吃的东西。

可是,有人说了,中国历史上有无数的农民起义,就是近现代,揭竿而起的也不少啊,可结果呢?要就是换汤不换药,要就是一代不如一代:民国不如清朝,XX不如民国……那就是我想说的,自下而上的运动,在大家能够吃饱肚子,特别是面包一直在增加的时候,很难实行;而等到没有面包的时候,如果民众和精英并没有接受更先进的理念(如自由、人权和民主),即便自下而上了,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是今天的第一个启示:作为微不足道的个体,我们至少能够做到:坚持不懈的传播自由与民主的理念……

当然,在面包还充裕的时候,是实行上下结合的改革,甚至自上而下的变革的最好时机,只是,正如我们前面分析的,这个最好的时机,并不是没有危机和风险的,这需要有大担当的政治家,历史的伟人站出来。最终促使他们站出来的除了他们自身的因素外,更重要的依然是普通民众和精英们的民主素质:我们自己准备好了没有?

所以,今天的第二个启示和第一个一样:作为微不足道的个体,我们至少能够做到:坚持不懈的传播自由与民主的理念……

 

http://yanghengjun.vip.bokee.com/

 

 

Publié dans 新启蒙政治国际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