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一个新中国的时代: 《关于我们的国旗》 XxLao墓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中国历史走到今天,可以说都是一个旧的模式,一个人民没有自由民主的旧模式,无论多少次起义和所谓的“革命”,实质上都是一个特权阶级推翻另一个特权阶级的权力斗争。多少次轮回,多少年期待,中国人民换来的都只是被新独裁政权奴役的命运。我们新一代中国人的历史使命就是要终结这种痛苦而涂炭无数同胞生命的悲惨命运,我们要开创一个真正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新中国,我们别无选择,因为我们不能容忍我们的父辈带着民主的梦想离去,更无法容忍我们的孩子出生在专制之下。新中国的诞生不在遥远的未来,而在当下,就在所有坚信成功的同志们和战友们手中!

 

我们希望让新中国第一缕自由的阳光早日照耀在我们未来的孩子们熟睡的窗前!

 

即日起本社开设新栏目:《新启蒙新中国》,推荐那些对未来民主自由新中国有所思考,规划和梦想的力作。一点一滴,让我们一起思考,一起规划,一起战斗,我们新一代注定是新中国的奠基人!推荐同龄人力作:《关于我们的国旗》   XxLao墓。

 

 

 

前几天,看到一段:为什么美国比中国好十倍,因为星条旗有五十颗星星,我们只有五颗。

 

窃自顺延这笑话想下去,其实,问题不在于多少,而在大小……。美国的旗,任星星多少(史上也修改过多次),始终每颗星都是一样大小,而我们……

 

这话题盘踞在我心中许久了,缘于我始到西班牙。

 

于时,我住在一处学生公寓,室友皆自五湖四海来,尽管我的西班牙语尚未很好,但已可交流。

 

那么一个晚间,我们说起国旗的事。

 

智利的老先生说到他的旗:红色代表为独立所流的血,蓝色代表天空,白色五角星代表荣誉,白色是安第斯山脉的积雪。

 

意大利的哥们说他的,绿色 = 希望,白色 = 信念,红色 = 仁慈,还附赠了玩笑,绿色 = 罗勒,白色 = 奶酪,红色 = 番茄。

 

说完,不免问到我,并说他们从未明白过中国国旗的意义。

 

于是我说:那大星星是共产党,小星星们,是其他人。

 

他妈的,我得说,在说这的当儿,我心里有些卑愧的酸味,漫延到了嗓子一下。

 

小的时候,我对这旗敬过少先队礼;小的时候,上学不能迟到,周一尤其不能迟到,因为要升旗仪式;小的时候,在这样或那样的运动会上,我国的运动员的了第一,那旗就会升起,我的心里也会跟着激动……

 

但是,那一刻,我开始察觉,我的情感里、思绪里,有冲突的地方。

 

接下来,由于关于此积攒的情绪,我得把一件很简单的事非要慢条斯理地说出来:

 

我 们学中国美术史时,不时会讲道阎立本的名卷《历代帝王图》,如其名,画了很多皇帝,皇帝左右,会佐以两个侍从,中国古代,尚没有明确的美术透视理论,但总 之侍从会比陛下低矮许多,纤细瘦小。是天子着意选枯干之辈服侍自己么?老师有讲:这乃是画家技法,扬主抑次,尊大卑微。

 

运用这简单的美学,或说是人性自明的原理,你可以知道,任你觉得今天我们国家社会的氛围,无论是洋溢着怎样的虚伪与浮夸,然而我们的旗帜最诚实,逾六十年未变,飘在或是垂在那里,告知你真相。

 

没 错,当有官老爷装扮一下,告诉你他们是我们的仆人时;当有人张口闭口中国人民最伟大(注意“大”)时;当民主这类词的前面加上“社会主义”或是“中国特 色”而听上去很自然时……我们的国旗不会骗你,你这位主人,就是那么的渺小,还要和其他几类主人成拉手环迎之势,屁颠屁颠的蹲在大仆人四下,或许,还要奉 养之、尊崇之乃至被吸榨之。

 

或许我言之过甚,终究那只是一片旗子。

 

不过,我目力所及,还没有哪一国,会把如此诚实的态度,娟绣在国旗上,智利没有、意大利没有、德国没有、法国没有、墨西哥也没有,甚至朝鲜的旗,也来的不及这般明显。

 

就 这意义上,唯一我眼里,也有点“说不过去”的,倒是可以落在西班牙的旗上,或是说这么一类,王权的冠冕还堂而皇之地扣在上面,总有一丝“封建余毒未彻底肃 清”的意味似的。遗憾的是,那远不如我们的诚恳,世界杯时,王后是个在看台上蹦蹦跳跳的老奶奶,并且,谁都知道,仅此而已。而我们的大星星,不名曰王,却 不知胜似王驾多少,铮铮地印在红底上,那般真切。

 

然而,猪的身上被印上圆戳,却要走到伙伴中,炫耀起来,说:“看,我有此证,是好过你们的。”

 

殊不知,那是要被吃掉的证。

 

有歌词为据:……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为你欢呼,我为你祝福;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幼时的我虽不明,也对过于肉麻的容词有天然的抵触,比如烈士鲜血染就、神圣不可侵犯……

 

然而,最不堪者,我尤记忆。几年前,西藏有事体、抵制家乐福等等际,我网民真万众一心,一时间,多少人把QQMSN头像换作那旗子模样的心形,任你打开好友名录,还是黑名单,莫不红艳得刺眼;更有闻大洋两端,海外侨裔、学子更有举其游街、跳水、拼死相护之举,图文至国内,大大小小论坛张贴,莫不广受赞许,奉之为英雄。

 

就是如此,我们亦欢亦悲,保投热忱,在了一幅奴隶的印记上,重大渺小、枉尊自贱间,把它反反复复高高举起。

 

当然,亦可能,叫好或激愤的人,都是那颗大星星里的,这样种种,便都可以顺理成章的解释,只是这无法核对明证,想来可能性应是不高的。

 

再看回来,这样一幅难以让我由衷说好话的旗,其待遇还是蛮不错的。

 

是我们星星数十倍的那一国旗,动辄惨遭焚身,尽管至今仍有争议,但出于对言论自由权利的保护,这并不被法律禁止。

 

而我们的标记,确是金贵的不得了,烧不得、扯不得,甚至影射不得,明明朗朗,这些写在《国旗法》中,这是对一国之识的尊重,有时下意识也告诉我,也更像是古里下臣、下人万不可对皇上僭越的归束。

 

吾国以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若歌示真,假时日,旗必修不可;若不然,大小五星相安合欢,奴主皆愉,我看易曲亦好。

 

另:以前我已著文过,但从设计学角度言,我们的旗帜也是失败的作品。人言宪政改革,国情所限,不可操之过急,如此,若真有诚意,先从简单的开始更改好了。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lltmx/archives/363789.aspx

Publié dans 我们的新中国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