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西方支持的陷阱---理性看待刘晓波获奖 Lea CHENG 新启蒙社

Publié le par Lea CHENG 新启蒙社

西方特权阶级支持的中国民主之路是失败之路。    新启蒙社

 

108日当晚就想发表关于刘晓波获奖的社论了。不过时机不合适,在大家都狂喜的时候浇点冷水好像不是很有礼貌,至少不识时务。但是,我们不想掩藏自己深深的忧虑,更不愿意看到新中国自由民主运动有误入歧途的可能,所以在稍许冷静之后,大家决定由我撰写此文。

首先,我代表新启蒙社全体热烈祝贺并坚决支持刘老师获奖,无论我们是否赞同他的斗争策略,我们都一致把他作为精神导师之一。其次,无论其他人是否赞同刘获奖,我们都不支持针对刘个人品格的反对意见,因为获不获奖的决定权在委员会而不在刘本人,而刘老师为中国自由民主事业做的贡献和努力是应该得到公认的.

 

接着,请允许我表达自己认真研究后的观点。

 

一、诺奖给刘晓波主要因为其精神和行动,这是委员会的意见,并不代表中国民主运动的成功路径。

中国民主运动成功的标志是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而不是获得诺奖。就算委员会一致认为刘老师的方式是最可能的成功方式,也不能说明什么,西方人有西方人的价值观和思路,固然我们赞同普世价值,但是西方人对中国民主道路的研判从来没有成功过。100年前的巴黎和会导致高喊“威尔逊万岁”的北平学子集体向左转,今天的共产中国可以说是西方一手缔造的。89年以后,西方又以为中共长不了,他们又完全不理解中国人的奴性有多深。21世纪以来,西方又希望通过经济手段来刺激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来实现政治改革,可是看看中国的中产们除了比车比房子,发发牢骚,还会干什么?我们赞同人类共同 的价值观,或者说我们和西方社会对中国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自由和民主,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赞同他们对如何实现中国民主的道路选择。恰恰相反, 中国的现代史往往证明: 与西方认可道路不同的才可能成功。孙文推翻满清建立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也没有用三权分立,而是独创的五权宪法,至今仍在最自由民主的华人社会展现勃勃生机。其实,按今天委员会的标准是不可能把和平奖颁给孙文的,但是孙文的道路就是成功推翻满清实行共和的道路。

所以,我们应当理性地把委员会的评判标准同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战略选择严格区分开来。委员会更多的是表达人文主义的道德标准,委员会的成员也不是中国民主运 动的战略家,委员会也没有指引中国民主运动方向的责任,所以获奖是一个精神鼓励,不可能是战略认同。我们万不可混淆了评奖标准同革命战略的定义。它就是一个和平奖,不是民主中国的指南针。

 

二、从短期效应来看,刘的获奖的确对中国民主运动有积极作用,是很振奋人心的事情,唯一可惜的是刘在监狱里,无法出来真正做个领军人物来结束中国民运多头林立的混乱局面。

但是从长期来看,我们更要警惕该奖的负面作用。第一,这已经造成了海外民运的分裂,选择一个原先还不是中国民运毫无争议的领军人物来代表中国民运获奖,可能 是委员会出于好意,但是这种通过戴帽子来强行竖立权威的方式其实并不可取。相比其他历届和平奖获得者而言,刘晓波还有欠缺。我们善意的理解是西方知识界希 望通过竖立一个榜样来促进中国民运的团结,可惜结果未必如愿。因为象中国民主运动这样庞大的,且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为壮观的自由民主运动,任何领军人物的出 现都是在自由的抗争中逐步涌现并得到绝大多数人认同的,而且不仅是依靠道德力量,更多的是需要领导和斗争能力。西方知识界在此时加一个援手可能并不是一个 最好的时机。第二,目前以知识分子为主导的中国民主运动更多的带有知识分子的浪漫主义情怀,比如非暴力和宽恕,对杨佳的批判等等。我们不是推崇暴力,但是 如果每个贪官都想到会被杨佳干掉,多少会收敛很多。而宽恕更如同扯淡,只会使特权阶级有权拼命用,以后再转正洗白. 看看目前中国太子党集团的财富,我 们甚至有理由怀疑宽恕主义的实际动机。所以,从斗争实践出发,浪漫主义是民主革命胜利的障碍。浪漫主义和纯粹理想的境界不可能扩大革命队伍,任何政治都是 基层的,说民主能有言论自由远不如说:民主以后,青菜,大蒜和食用油的价格会跌,来得吸引老百姓。而和老百姓说那些特权阶级不是你们的敌人, 如同告诉人民: 无论民主与否, 人民将永远被奴役. 诺 奖此举无疑刺激了知识分子天真的浪漫主义理想,如果中国民主运动真的以此为斗争方式,除了多几个在狱中的王晓波,张晓波外,不太可能有成功的希望。第四, 诺奖颁发以后,中共加强了对异议人士的迫害已是不争的事实,除了给西方媒体多了些炒作的话题之外,并没有让中共扩大言论自由的范围,反而让一些本来还可以 启蒙民众和还可以从事实际民主运动的人士丧失了贡献能力。记得卫国战争初期,美国空军好大喜功的东京轰炸并没有击垮日军的斗志,反而导致日本空军对中国衢 州的疯狂报复,几十万生灵涂炭。不是说不应该轰炸东京,而是时机不成熟。诺奖在此时推出,未免也有点意气用事之嫌。别忘了,曼德拉可是在出狱(1990)以后的第三年(1993)获得和平奖的。我们也不是反对诺奖给中国民运英雄,但是西方真的要支持中国自由民主运动,为什么不能更多地做些实事?为什么都是西方接收那些出逃的贪官和他们携带的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呢?从这方面看,我们还是要对西方统治阶级保持一定的警惕。

 

三、西方认同与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成功并没有直接关系。

我 们很多民运人士无论是在斗争策略上还是在宣传用语上都喜欢首先考虑西方认同,包括西方新闻界的认同和西方知识界,政界的认同。诚然,西方自由民主力量的支 持也是中国民主运动不可缺少的力量,但不是绝对的,西方不可能在这场壮丽的中国民主运动中起决定作用。虽然我们有着最高的人类共同价值观和最终极的目标, 但是中国的民主运动最根本的依靠力量是我们自己。我们一方面要尊重西方社会的价值观,另一方面也不能事事围绕他们的喜欢进行。说难听点,究竟有多少西方人 了解中国和中国人呢?比如,除了中国,你去哪个国家可以找到愿意排队10个小时看世博的人民?而有趣的是,法国一个加佩王朝统治法国800年,而中国呢,300年就是极限,这是一个可以做最好的奴隶也可以做最强悍的革命者的民族,西方人很难懂得其中之奥秘。另外,本社在《中国人民的理性是被恐惧所蒙蔽的----新 启蒙社答《人民日报》记者问》中就指出:“支持中国现政权的力量恰恰来自于反共表现最为积极的西方”,那些通过剥削中国劳工血汗和生命而增加利润的资本家 集体中从来不缺少西方老板。他们究竟有多大的可能去支持一个未来会建立独立工会并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资的民主新中国呢?我们表示怀疑。看看西方一方面给刘晓 波发奖,一方面又极力追捧讨好太子党们进入国际社交界,难道他们会愿意在未来输掉现在的赌注吗?我们更表示怀疑。当然,西方爱好自由民主的仁人志士同特权 阶级还是有根本分别的。但是西方的知识界至今未能有效制止西方特权阶级和垄断资本的对政权的世袭,我们可以有多大的信心来奢望他们指给我们一条中国民主的 成功之路呢?看看胡访法时候,法国警察如何对待支持释放刘晓波的示威群众就知道西方民主力量的薄弱了.所以,无论和平奖给谁,都无法代表中国民主运动前进的方向。

 

四、那么什么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成功道路呢?

我 不想仓促回答这个问题,成功方向的确认来源于实践中点滴的成功推进,只有干了才知道,时间会让这个答案浮出水面。但是,我们至少可以清醒地认识一点:新中 国自由民主运动缺乏足够的人才。无论方向应该如何,培养人才总是正确的。对个人而言,在本人职业领域建立专业能力、在自由民主思想领域建立认知和分析能力,总是正确的。我们可以做个假设,这个假设也是本社屡次提到的:如果明天中共独裁真的倒台了,民主力量有没有足够的人才实力去全面接手国家政权呢?没 有。好,那再缩小一点,中共让出深圳作为民主政治特区,让出所有部门主管和国企领导,我们民主力量能不能全面接手呢?还是没有吧。所以,民主力量只是会写 文章会研究,有道德力量,有一颗热心是远远不够的。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需要大量的执政和议政人才,而有了人才,大家集思广益,道路的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同时,还需要大量的企业和社会组织的管理人才,把中国石油和国有银行的贪官们都肃清了,我们民运人士能不能全部接手呢?恐怕1个超大型国企都不行吧,所以未来的新中国还需要各个行业的专业人才。

这也是我们重点加强培训内容的根本原因。因为在中共的独裁统治下,只有培训奴才的方案,没有培养真正为民服务人才的计划(那不是掘自己的坟墓吗?),所以我 们要能够在职业和思想两个领域进行自我培养。可惜几个月来的访问统计表明,访问本社网站的朋友们对启蒙知识和畅快发泄的行文之喜爱远胜过对培训内容的认真 研究。当然,前者相对简单理解,后者不仅很专业更需要花费很多课后功夫。但就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以及读者个人未来对中国民主运动的贡献而言,后者显然重 要的多。所以,我们衷心希望真正致力于中国民主的朋友们多花些宝贵的时间在能力的培养上,而不是看过瘾就罢。如果觉得我们的培训内容有改进的地方,热烈欢 迎批评指教。如果您个人愿意和大家分享您的能力和经验,我们也可以给您提供讲坛。

法国本科3年,中国本科4年, 能力的培养需要假以时日,可能很多朋友都摩拳擦掌地期待一个或几个真正的行动机会,我们也会策划一些活动,但是就当前形势而言,凝聚力量和培养人才是我们认为最为基础的工作。青年学生们一方面应该加强本专业的学习,另一方面也应该能够沉下心来,坚持长期广泛积累综合知识和能力。我们会更多利用facebook便捷功能推荐一些经济、管理、文化等专业类文章,其来源网站都是我们精心挑选并经过专家鉴别过的,欢迎跟踪新启蒙facebook的动态。我们真心希望朋友们有耐心有信心和我们一起前进。

 

最后,我们推荐一书美国草根政治日记,大家可以通过google找到电子版。极端一点而言,对已经过了启蒙阶段的民主志士们,此书胜过所有学者的长篇高论。中国民主运动最需要的就是像该书作者那样的实践者。

 

中国人亲历美国大选:美国草根政治日记  作者:老摇  

    一位中国留学生工作之后参与美国政治活动的实录,主要分为作者作为自由党人参与社区政治和参加民主党助选阵营的经历。该书采用日记体形式,历时一年半之久,生动有趣,资料详实。 美国的政治过程,大概从这本书开始,才有了中文纪录的第一手原始材料。作者以从中国带来的关于民主政治的理念,和美国基层选民有不少交锋,碰撞出不少火花。其文化涵意甚为独特,不是其他读物能够替代的。 

 

Publié dans 新启蒙原创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