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FIFA也不会例外 : 李承鹏评布拉特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布拉特微笑下面的冰刀

1966年,骑着那辆随时散架摩托车的切.格瓦拉已结束了穿越南美的壮举,告别古巴,在密密的丛林组建又一支游击队,这正 是他宽大头颅即将被射穿的平静前夕。1966年,伦敦卡纳比大街出现世界上第一条迷你裙,全世界的男子都哼着披头士,左眼看裙子,右眼看足球。1966 年,第一次用卫星转播世界杯比赛,虽然是黑白电视,但人们还是亲眼目睹由裁判执掌的夏季浩大盛会。是的,1966年,加西亚.马尔克斯已在《百年孤独》里 写出那个后来被伪小资模仿亿万兆以上的开头,这样的开头是否可以让我们这样叙述:多年以后,面对阳光下的球门,英格兰队乔治.赫斯特仍然会想起多年以前他 那记射门到底是球门以外,还是以内……

 

这一切发生时,布拉特还是瑞士冰球协会的一个唯唯诺诺的小秘书,也是一个文青,他做过体育记者,办过属于自己的小型私 企。其实更早之前他只是一个导游,读过大学可没取得过任何学位,通过进修取得一个必要的工商学位。他于1972年成为浪琴公司的公关先生,于迎来送往、蝴 蝶穿花,学会了四门不同的语言和一份恒定的巧笑盼兮。多年以后,我们才知道这温暖如煦风的微笑其实是一个秘笈,是一个帝国的开始。

 

在全世界所有关于布拉特的传记中,都不可能看见瑞士人发怒的样子,语言天才一直微笑,即使面对冰刀一样的困难和危机他仍 微笑,笑容下面是冰刀。

 

微笑先生直到40岁那年才前往国际足联打工,迅速成为阿维兰热鞍前马后的称职马仔。但这并非他的追求,事实证明当一个人 能全天候地微笑,其实深藏强大的理想。他不止拎包,还深刻表现出对巨擘阿维兰热的商业理念的追随,那时阿维兰热正需要这样的信徒,高举火炬,在密密的树林 中一起前行。布拉特的微笑和语言天赋帮助了老大,击退潜在的危险也极大推广足球的全球化,让足球真正成为全球第一运动。老大给予他应有的回报,才七年,前 导游、足记、文青、公关先生一举成为FIFA的二当家。那七年,布拉特大多是在云游各国度过,乘坐着协和式喷气机前往了160多个国家,在云端中微笑,帮 阿维兰热攻克一个又一个难题……

 

老大老了,老大老了的时候只会把权力交给最信任的人,虽然这期间传出布拉特用金钱向第三世界会员国贿选的传闻,但这无济 于事,1998年,布拉特在巴黎当选FIFA主席。那一天,他合时宜地引用了一句法国小说家大仲马在《三剑客》里的名言: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一句贴心如 瑞士巧克力的话,一时间,让会场内的人热泪盈眶,这个场面通过电视直播让全世界人民看到,从香榭里舍的富人区到莫桑比克的穷人们也都热烈鼓掌。人们有理由 相信,务实的布拉特真的可以实现了让更多人参与到足球,让足球更积极、更亲民、更有财富。布拉特当选的时候,正是东道主法国夺冠,那一届决赛,齐达内用还 没有后来那么秃的头精彩地顶进两个球,那一刻,布拉特和希拉克在看台上鼓掌微笑。

 

这时的布拉特微笑发自内心,一个帝国的版图写在他宽大的脸上,太阳之下,自东至西,由南到北,无人能敌。和所有成功的领 袖二代一样,比起波澜壮阔的阿维兰热,他更技术化,更细致,也更亲民,短短十二年,几乎实现了在巴黎对所有选民们的承诺。

 

除了公平。

 

从欧洲到南美,左派球评家认为,一个帝国迅速扩张的代价,必屈从于资本主义足球的恶之花。正是1998年决赛,全世界惊讶看到了摧城拔寨代名词的外星人罗纳尔多,在场上失魂落魄,更多的人相信这是国际大公司幕后的交易,质疑声中巴西议会召开听证会,可是无疾而终。2002 年,韩国队靠自己的腿,更是靠嘴裁判的嘴匪夷所思连克劲旅,史无前例打入前四。2006,卡洛斯在齐达内开出任意球时,低头去系他的鞋带儿,然后亨利从他身后跟进破门。2010年,多哥裁判吹出美国队的进球,罗塞蒂将科威尔罚下,马延科两黄变一红驱逐了克罗泽,拉里昂将越过越球门线半米的球吹出,罗塞蒂 将特维斯越位球吹进……

 

人们开始明白,此时世界杯已不是球员出演的比赛,是由裁判主导的表演,裁判也不是主角,系偶人其实是FIFA的巨腕,不设电子眼其实是给控纵比赛留下空间。在《阳光与阴影下的美丽和忧伤》中,南美才子加莱亚诺告诉全世界:现代足球已成为最好的集体麻醉剂,在蒙骗国家、愚弄 公众中,他们已驾轻就熟并能免于受罚,没有任何一家跨国公司能比职业俱乐部与FIFA享有更大的豁免权,它有自行的司法体系,足球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虽然 所有人都知道事实,可法官几乎不敢向那些做假账以达到非法目的和破坏公平原则的大牌俱乐部亮出红牌,法官们知道,如果使用强硬手段,他们将会冒着极大的风 险,职业足球是碰不得的,因为它太受欢迎了,由于人民总是喜欢被麻痹:哦,经理们只是为我们去偷窃,他们这么说,而且相信这一点。

 

全球不断爆出通过控制比赛达到巨额利润的消息,甚至贝利都指控巴西足协主席谢特拉在出售电视转播权时收取贿赂。事实上 FIFA游走于这个世界法律之外,一如《爱丽斯梦游仙境》,地下王国有自己先斩后奏的权利,即使在西班牙独裁者佛朗哥时代,那些足坛经理们也会说,足球, 可以让百姓免于思考那些危险的事物。足球拥有难以想像的广大群众,是最好的麻醉剂,各国元首当然要借用这项逃避的运动达到稳定的目的,他们选择与FIFA 保持千丝万缕的关系,视布拉特为座上宾。

 

南非世界杯出现这么多误判事出有因,现在看来,足球与政治无关只是美丽传说,世界杯隐约已成政治的骰盅,人们要相信布拉 特和贝肯鲍尔说的失误造成经典,要相信他们不引进电子鹰眼一切的理由,但当昨天布拉特忽然转身,宣布考虑引进球门线电子技术时,人们也要相信,因为明 年,微笑先生布拉特即将参与新一轮选举,他必须获取足够的选票,他的竞争对手有法国的普拉蒂尼、亚洲的哈曼。在波诡云鹬的国际足坛,每一张选票,是帝国一寸疆土。

 

向本应获得更多荣誉感的德国队致敬,向被破坏了逆转机会的英格兰和墨西哥表示同情,曾经向阿维兰热竖起中指的马拉多纳正 被当成FIFA的保送生,阿根廷人绝对有能力向世人表现打进决赛的真正实力,漂亮的定会发光……

 

可这一切其实跟布拉特没有关系,他关心的不是这个。微笑先生还在微笑,每一寸笑藏着锋利的冰刀,布拉特其实比布拉特皮特 更像一个好演员,布拉特比布拉特皮特更收入自如,他温馨和锋利并存的微笑,让人想起瑞士出产的两大国品,巧克力和军刀。

 

不要相信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富人不仁。

 

Publié dans 新启蒙文体休闲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