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傻逼,或是亡命之徒 孙宇晨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90后最近在中国很不好混,最大的一批人刚刚走进大学,最小的一批人人连小学都没读完,可是等着评价它们的人却很多,40后,50后,60后,70后,就连刚刚得到主流社会部分承认的80后都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上咳嗽,准备把话筒拿过来对90后简单说两句。

 

90后很凄凉,等待他们的将是与官三代富三代的残酷竞争,存在于数学指数模型中的高房价,3000万光棍无老婆可取的无奈现实,还要承受建国以来每一代人不闲不淡的无聊评价。老一辈人总结说这是成长的代价,90后唯一的出路听天由命,任劳任怨,等自己混上主席台,拿着话筒再对00后说两句。当然众所周知,这是一种很没出息的表现,只有混得穷困潦倒的人才会通过肆意评价他人获得快感。

 

但是这有什么办法,至今为止,没有一代中国人算是混得成功,追求事业失败居多,追求爱情失败居多,追求真理失败居多。这也是我们国家混到这步田地的原因。 更糟糕的是,最后他们都会自以为看透了,朝九晚五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傻逼哄哄地对儿孙后辈教育到:别他妈傻逼了,创业打拼成功率多低,摇滚文学爱情这东 西傻逼才信,中国人都这素质了还搞什么民主!你们这些年青人总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老一辈教训年青人,与政府教训人民一样,都是那么几个调调,“个性骄狂”“态度恶劣”“不听老一辈忠告”,前后贴在了70后与80后身上,如今轮到90后,只不过多了个“更”字而已。90后的个性更为骄狂,面对自己错误时态度更为恶劣,对于老一辈人的忠告更为不屑。讨论完年轻人的天真与缺点之后,老年人背起手,摇摇头,感慨一代不如一代,泱泱中华大地独缺少年英才,老年人的接力棒送不出去了!

 

但是众所周知,从历史看来,接力棒这个东西,从来都是老年人不想送,拖着不送,赖着不送,绝对没有年轻人不想接,不能接,接不了的道理。人值年少,英气壮 烈,才华横溢,如果不操纵公共舆论对你轰几炮,不控制残酷现实给你两下子,这帮年轻人岂不是要抢班夺权,中国的百年梦想岂不是全要在你们这帮兔崽子身上实 现了!

 

中国的老年道学家还在嚣张,却不知道身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同行早已可耻的失败了。在伦敦街头吸大麻吹奏萨克斯,在欧洲大陆狂飙卡车逃避兵役,克林顿代表垮掉一代成功抢班夺权,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为年青的总统,一举将美国带入连续112个星期经济连续增长黄金时代;生于属于嬉皮士摇滚乐的六十年代,“要做爱,不要战争”(Make love, not war)的反战宣言仍旧回荡在 耳边,倡导平等的社会运动狂飙突进,奥巴马代表反叛一代大逆不道,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掀起全球政党轮替的政治高潮,垮掉的一代不仅成为了美国 如今的中流砥柱,他们年轻时放纵欲望追求真理,拒绝与暴力合作的清醒追求,书写了这一代人最为华彩的历史章节。

 

要说中国的年轻人,所谓的8090后,还是对老一辈太为胆怯,太为温柔,太为尊重了,这样的8090后, 连你们温良恭俭让的父辈在浪漫主义八十年代所做到的青春无悔年少轻狂都不如,你们实在愧对自己所出生见证的八十年代,愧对那些道学家老一辈给你们“个性骄 狂”“态度恶劣”的美名,愧对自己父辈青春年少时对你们的期望与理想,还没等老年人的棒子敲过来,你们就已经蜗居在三十平方米空间里,向这个操蛋的世界缴 械投降了。

 

一百一十年前,有个年轻人叫梁启超,发表《少年中国说》,开启二十世纪改变中国的最强音:“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 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矛头直指老旧的满清王朝,把硕大的中国百年近代史搞得好戏连台,章章精 彩;上世纪六十年代,有个年轻人叫李敖,发表《老年人和棒子》单挑岛内各路无耻道学家,把一潭死水的台湾搅得风生水起,刺开天空,迎接台湾腾飞的曙光;上 世纪八十年代,有一群年轻人是我们的父辈,他们没有辜负他们的青春年少,没有辜负他们的易逝韶华,他们勇敢地将他们的理想不计得失得付诸实施,那是一个年 轻人主导的时代,充满希望的时代,理想主义的时代!

 

这些年轻人之所以敢于承担,并不是时代造英雄,而是他们知道:一个由老年人主导,老年人统治,老年人说了算的国家(gerontocracy)是没有希望的。如今,这些年轻人都已经逐渐老去,将要死去,已经死去,成为了他们年少时所憎恶的那一群老年人。

 

年轻人的空白当然要由我们的这些8090后来填补,用我们装下宇宙的心胸来填补,用我们理想主义的火种去填补,这并不是没有代价,那些曾经年轻过的老人也许都会反对我们。但是我们义无反顾,毕竟当亡命之徒,要比走上主席台,简单说两句,当一个单纯的傻逼要好得多。


  http://blog.sina.com.cn/u/1737060771 

 


Publié dans 新启蒙时评杂文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