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75岁的外婆想要和我断绝关系? Hugo CHANG 新启蒙社

Publié le par 新启蒙社

其实,原先标题为《誓与共匪斗争到底》。只不过这样说太普通了,因为这是亿万国人心里最流行的话语。所以,把发誓的原因当了标题。

虽然我是新启蒙社创社成员之一,但是本人更倾向于温和改良,在本社向激进转型的过程中一直保留个人意见。因为我始终觉得出于对国家社会稳定考虑,通过所有激进势力的抗争来促进党内民主是最为稳妥的民主之路。所以,我对本社以彻底推翻中共统治为宗旨并不完全认同,希望以时间和事实来慢慢和同志们沟通。

但是,最近一件小小的家务事,猛然让我觉醒,彻底丢掉了对中共的幻想,坚定地站到了本社的激进路线上。

参加新启蒙社以来,一直不敢和家人提起半字,怕父母长辈们担心,选择匿名也是出于对他们的安全考虑,大家都知道中共对异议分子及其家人的迫害。虽然有很多朋友指责我们匿名是不够勇敢,我们都接受,只要匿名不妨碍我们的斗争,还是要为国内的家人朋友考虑一下的。可是,刘晓波获得和平奖以后,我们都非常高兴,刘老师是我们的精神导师,他的获奖无疑是对所有中国民主自由战士的鼓励。虽然我们并不认为他的斗争方式可以最终成功,但是我们绝对认同并赞赏他的精神。(详见下周本社专稿《理性看待刘晓波获奖》)所以,我也非常高兴得和国内家人谈起此事,年少无经验,开心之余说漏了嘴,参加新启蒙社的事情最终被父母都知道了,后果可想而知。不仅父母反对,连75岁的最疼爱我的外婆,也说出“你要是在国外反对共产党,我就和你断绝关系,我老了,只好顾自己了”。

父母反对,我完全可以理解,他们的经历知道共产党的残暴,认为中共独裁下的中国迟早有一天会爆炸,所以送我出国就是希望我好好读书,最好不要回去了。他们是担心我因为参加政治活动而荒废了学业,更担心万一法国留不下来,回国以后怎么办?当然,他们也担心在国内遭到共产党的迫害,毕竟他们还没有退休,多少有些顾忌。而75岁的外婆反对我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的,因为家人中受中共迫害最深的就是她老人家了,文革中还因为质疑“毛主席比母亲还亲”而入过狱。她的经历应该足够使她支持我的反共斗争,可是没有想到最反对我的居然是她。理由其实很简单,一方面担心外孙,同时也怕晚年生活重复文革的悲剧。我对她说了,父母还在上班,也还没足够老,他们担心中共迫害倒也罢了,一个75岁的老人还会担心也因为受外孙的牵连而遭到迫害,真的是我这个年纪无法理解的。外婆从小就很疼我,一向宠爱,听到她电话那头颤抖的话语,我觉得自己好不孝。那一刻,我泪流满面,究竟是什么让一个75岁的老人如此恐惧?是什么让一个75岁的老人如此恐惧地要同她最疼爱的外孙断绝关系以自保呢?75岁,一个接近中国女性期望寿命的年纪,75岁了,还会担心中共独裁对她的迫害。这是多么令人绝望的悲痛!看看国内媒体的繁花似锦,其实都掩盖着深深的恐惧。这种无形的专制恐惧已经渗透到国人的内心,还有多少75岁的老人这一辈子都苟活在中共的淫威之下呢?

我不会责怪外婆的恐惧,她是有理由的,就算是今天,75岁的老人仍在受中共迫害的依然很多。但是,她的恐惧彻底击碎了我对中共最大诚意的期待。那一刻,我彻底理解了本社的激进路线,根本无须讲什么道理,无须用什么理论,一个75岁老人对未来哪怕只是可能的迫害的恐惧足以告诉我:这样一个残暴的政权一定得灭亡。在这样的事实面前,任何理论都显得那么的苍白,回想自己在社内讨论中引经据典地说明激进不可取,真是觉得非常可笑,如同死囚在证明刽子手会有良心发现的一天。只有彻底推翻中共独裁,才能真正给全中国所有的老人一个幸福安定的晚年生活,才能让所有中国人不再生活于恐惧之中。

从这一刻起,我发誓:共匪不亡,战斗不止!

 

Publié dans 新启蒙原创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