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貧富差距唯教育一途 郭榮鏗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未來數年,香港要面對的最大挑戰是什麼?主流意見均認為是社會的不公,特別是日益嚴重的貧富懸殊,它正在分化社群、危害政局穩定,長此下去,恐怕還會破壞整個社會秩序。


環顧全球,貧富懸殊無論於發達國、還是發展中國家都是棘手問題,歐美等國亦備受困擾。當倫敦的保守黨巿長Boris Johnson 警告,房屋津貼改革勢將令倫敦變得「窮人勿近」,我們就已知道,打擊貧富懸殊不再是左派的專利。


赫頓的新書Them and Us 指出,政府在制定金融、經濟等政策時忽視「公平」原則,以致種下金融危機的禍根;隨高盛等投資銀行的花紅回歸海嘯前的水平,有關的爭論肯定會更加尖銳。

誠然,巨額收入是獎勵管理層的最佳辦法;但即使是銀行界泰斗J P Morgan,也曾規定旗下行政總裁的薪金不可超過最基層員工的二十倍。然而,時至今日,英國的薪酬差距是八十一倍,美國的更高達三百倍!


家庭收入差距劇增

香港呢?2009 年,最高收入的一成家庭,收入增長達一成,月入中位數為75, 000 港元;最低收入的一成家庭,過去連續六年收入無增長,2009 年月入中位數僅為3,000 港元,顯示最富有的一成家庭的收入,是最貧窮一成家庭的二十五倍。


沒多少人想過的是,貧富縣殊不但令窮人受苦,同時也為整體社會帶來嚴重的經濟損失。因為當金融業蓬勃得單靠資產轉移就可以賺取暴利,大眾自然培養出「搵快錢」的心態,創新與增值不再受到重視,長遠而言,社會將會輸得更徹底。


美 國前勞工部部長萊奇,很明白技能增值的重要性。其論點十分簡單,在全球一體化下,資金流動快,人力卻不盡然。投資取決於本地人才的技能與特質,而技能的定 義其實很廣闊。看國家的科學水平,不是以多少個物理學博士來衡量,重點是學術與產品研發的關係;高科技工業的成功,不單取決於少數頂尖科學家,整體教學質 素同樣重要。


香港技術層面之弱,已反覆討論了幾十年,就連新一代的人際溝通、獨立思考,亦常給其他國家比下去。要扭轉劣勢,出路大概只有普及教育;「普及」所指的,不只是學位,還應包括質素。但我們的政府有否為更平等的教育質素,負上更多的責任?


香港現今社會有太多精英小圈子,教育質素也因為經濟能力而變得參差。我們習慣相信人窮志不窮,但是香港仍是一個論功行賞的社會嗎?有才華,肯努力,是不是一定會有出頭天?整體氛圍,是對基層予以鼓勵,抑或加以排斥?


六七十年代,窮孩子尚可憑一己努力,躋身精英學校;但今時今日,各式各樣封閉的精英教育,只有非富則貴的下一代才可攀附,沒有特權和財力的窮人,連在同一點上起跑的資格都沒有。由於機會與資源不均等,年輕人對前途的期望持續低落,不思進取也就不足為奇。貧窮兒童相對富有兒童的社會流動性不斷下降,不少年輕人壓根兒不相信自己會成功,繼而自我放棄,這正是社會衰敗的徵兆。


英國改革帶來警示

其 實貧富懸殊所害的,還有中產。他們高不成、低不就,沒有政府多大的幫助,也再不能享受父母輩那種機會與發展。面對貧富懸殊,我們要拯救窮人,但中產又必然 對偏幫窮人的政策不滿。英國聯合政府最近連串改革,如取消兒童津貼等,對中產構成深遠影響,在推行時勢必遇到阻力。這對香港實在是很好的警示。


再 者,貧富縣殊更會為民主制度帶來衝擊。前英國保守黨內閣成員Michael Po rtillo 曾經形容民主為「未經驗證的實驗」,未必能經得起由社會不公所帶來的災難性考驗,因為社會分化會令整個管治制度受質疑,甚至出現不理性的民粹主義。這個代 價,我們又能承擔得起嗎?

要提高社會流動性,唯一出路,是改革教育制度。由原本培養小眾精英,轉化為給所有人提供機會,並盡力把參差的質素提升。這包括在所有社區興辦更好的學校、進一步提升職訓、擴大高等教育,以及完善終身學習的制度等。


每個人一生中應有多個完善自我的機會,普及教育,說的是機會,也是質素,而且還包括不同的層面和類型。


一個公平的教育制度,應該令擁有不同才華的人也能完善發揮自我,繼而貢獻社會。其實我們都知道長久以來的問題出在哪兒,但為什麼仍得不到改善?恐怕就是政府對教育缺乏承擔與魄力之故。

 

 

来源:香港公民党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