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山變「地產山」疑點重重 黎廣德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内地读者注:  粤语中孤寒的意思是小气, 政府山用地转商用疑为香港地产商做嫁衣。 推荐此文是给内地读者另一个视角或说一个更真实的视角去分析内地的所谓城市建设。同时也说明了香港残酷的政治生态,一个由富豪组成的特权阶级依赖中共独裁统治而主导的香港是一个畸形的香港。

 

 

現今中區政府總部所在的「政府山」,是殖民地政府至今百多年來政治權力核心的所在地。當中人與物的變遷,與香港發展盛衰的關係之大,沒有任何其他史遺址能望其項背。

 

例 如政府總部西翼的現址在百多年前是一組「美利炮台」,負有鎮守維多利亞港的重任;政府山中間更內藏四通八達的隧道網,連接港督府、政府辦公樓與中環商業 區,可供當時的官員作防空走難之用;二次大戰淪陷時期曾遭日軍徵作秘密軍事用途。直至今天,連接特首住所禮賓府的一段隧道圖則,仍然列作不准外洩的機密。

 

林鄭計劃匪夷所思

上月,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公布了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計劃:變賣半個政府山作商業用途,將最富歷史價值的公共資產交到私人發展商手裏,公眾永久喪失業權。

 

表面看來,政府的發展計劃冠冕堂皇——保留政府總部中座和東翼,只拆卸西翼大樓,新建的約四十層高商較附近的大樓還低幾米,開放更多公眾休憩用地,更多綠化,實在是發展與保育之間最理想的「平衡」。然而,實情是否如此?

特 區政府今天坐擁2 萬億元的儲備,只有被批評為「孤寒財主」的壓力,絕無急於籌錢、變賣家當的迫切需要。發展局表示中環甲級寫字樓短缺,重建西翼大樓可以提供二十八萬平方呎 的面積。政府最希望市民全部患上失憶症:一年前特區官員在推銷高鐵項目時,大事宣傳把西九打造成核心商業區的必要性,正因為中環發展已經飽和。西九站上蓋 可提供二百八十萬呎甲級寫字樓面積,剛好是重建西翼大樓的十倍。況且,中環新海濱還預留了九十萬呎甲級寫字樓用地,硬把一棟大樓和商場塞進中環最擠塞的皇 后大道中和雪廠街中間,真有凌駕性需要嗎?

 

胡亂改建掏空歷史

根據現今國際上通用的《中國文物保護準則》第 十八條,任何歷史遺跡「必須原址保護。只有在發生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或因國家重大建設工程的需要,使遷移保護成為唯一有效的手段時,才可以原狀遷移,易地 保護。」難道特區政府認為,向地產商提供甲級寫字樓,是國家重大工程還是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

 

另一個疑團是有關工程的規模。政府提供的圖 則顯示新建的大樓只在地盤西面角落,佔地比現在西翼大樓還小,周邊全是綠油油的山坡。細看之下,原來出賣的地盤是大樓用地的四倍,佔去半個政府山,用來興 建多層地下商場和停車場,一如前水警總部的尖沙咀山。今天你走進Heritage1881,給周圍的名店震懾之餘,還有爬「山」的感覺嗎?

 

你還能看見已遭淘空挖走的隧洞遺嗎?若果曾班子一意孤行,政府山將來會經歷同樣命運,屆時挖走的不只是留存了百多年的隧道網絡,還可能有美利炮台和其他外界不知曉的古蹟遺址。

 

政 府計劃拆卸中區合署西翼大樓所持的理由,是它的建築價值不高,可惜這個結論剛好與政府委託的古蹟專家意見相反。專家報告指出「這群大樓的建築質素很高,是 香港摩登辦公大樓設計的起始階段和五十年代建築設計的典範」,以及「毫無疑問,善用這些大樓完全可行」【註】。專家報告明確指出, 「若果必須進行重建」,那便惟有選擇相對中座和東座價值較低的西座大樓。但誰有能耐在專家撰寫報告時加添了一個「必須重建」的前提條件?相信只能是支付顧 問費的發展局,而不會是真正付鈔的廣大市民。

 

「市民中心」更有價值

根據中文大學建築系退休教授Vito Bertin 實地考證後指出,從禮賓府向北望,中區合署的東翼和西翼剛好在中軸線的左右對稱,在禮賓府與維多利亞商業城區之間,構成一個緩衝的綠化空間。當時的設計師 花盡心思,利用一個空間符號,突顯出「政」「商」的區隔。若果西翼拆卸後,半個政府山淪為地產商地盤,原先分隔的空間變得支離破碎,是否也意味政府愈來 愈向商賈傾斜?

 

其他大大小小的疑團多不勝數,例如重建計劃須擴闊下亞厘畢道以方便新大樓出入,但新增車流量始終會使花園道、德輔道中和雪 廠街比現時更擠塞,這是否無法解決的死症?淘空政府山和拆卸西翼大樓的幾十萬噸泥頭,如何能從中環運走而不致天怒人怨?早已超標的中環路邊空氣質素,進一 步變壞後又會增加多少提前死亡和入院個案?為何政府不進行考古發掘,在未有確定古蹟遺址的細節前便建議把業權賣給私人發展商?為何政府聲稱諮詢公眾,卻不 開放政府山和政府合署讓市民參觀,使公眾蒙在鼓裏,無從討論?

 

其實,若果政府山能蛻變成一個開放的「市民中心」,西翼大樓可以有很多既切合市民需要,亦尊重歷史原貌的用途,例如政府檔案署的公眾閱覽室、公眾諮詢常設會場、供民間團體使用的展覽館等等。

 

1937 年10 月13 日,一位立法局議員發言,引用前總督郝德傑的觀點,指出發展政府山是「將香港一處原本最美麗的地段進行商業化劫掠」,最後殖民地政府撤回發展建議,政府山 至今一直是公共資產,未有變成「地產山」。英殖民政府尚且懂得尊重歷史,難道我們對特區政府為下一代保育文化遺產的責任,不應有更高的要求嗎?

 

註:見政府顧問Purcell Miller Tritton《歷史及建築評估報告》第128 及13 5 頁

 

来源:  香港公民党网站    http://www.civicparty.hk/home_ch.php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