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条没有舌头的狗,请装上空调 孙宇晨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今天,北京最高温度39.6度, 而北大,乃至中国绝大多数高校的学生,生活在没有空调,甚至没有风扇的闷热至死的宿舍中。众所周知,所谓生存权是人类的基本人权,通俗来说,就是活在中国 不至于饿死,冬天不至于冻死,夏天不至于热死,虽然这让人感觉活得和一头猪着实没什么分别,但是一想到在中国,我也就想通了:别把自己太当人,活该自己是 中国人。

 

但是,就目前的北京酷热持续下去,我很难保证自己在无通风无空调无风扇的制冷三无宿舍苟延残喘地活下去,71日以来,我夜不能寐,并不是因为党中央89周年的大喜日子让我持续地激动万分,而是我实在是热得睡不着。

 

当然,我自小受到良好中国特色教育,对此毫无怨言,倘若真的热死,在感谢国家让我受教育的同时,还是要检讨自己作为国家的走狗,居然没长一条会散热的舌头。

 

对于这同一个问题,显然有人看法与我不同。196711月,捷克布拉格大学的大批学生,因为学校宿舍供暖不足,采光极度微弱,决定展开示威游行。捷克政府迅速调集警察,对游行学生进行大规模逮捕。

 

在捷克政府看来,这群学生不仅没有为国家给他们提供读书的机会而感恩戴德,而且从不检讨自己为什么不会御寒,竟然将自己可能冻死的危险归结到学校与国家, 竟然向政府与学校提出在宿舍安装供暖的非分要求。总而言之,这群学生不可理喻,让人无法理解。对此,我自然非常同意,只是有点担心捷克政府的下场。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这件事情作为直接导火索引发了1968年著名的“布拉格之春”,唤醒了捷克人民的良知与正义,暴露苏联霸权模式的丑恶。1989年的“天鹅绒革命”之后,这个永远无法理解学生的捷克政府彻底在捷克这片神圣的土地上不复存在了。

 

这件案例告诉我们,一个不给学生安装供暖的政府,下场很悲惨。智商中等的领导可以从中恍然大悟,以后一定要给学生装暖气;智商略高的领导也许还能学到更多,我们还可以装个别的什么的,比方说——空调。

 

当然,既不给学生装暖气,也不给学生装空调的领导要不是智商低得惨不忍睹,就是不想再干下去了。可能读者要问,怎么感觉上述的三种领导都这么傻逼呢?如果不傻逼,他就当不了领导。

 

悲剧的事实是,即使领导是一群傻逼,但是我们也要苦口婆心地讲道理。原因很简单,领导的档中央总是有一把又细又小的枪,简称裆中央有枪。又细又小的枪怎么了?毕竟还是枪嘛。

 

话说到这里,我晚上睡不着的原因渐渐浮出水面。每个难忘的夜晚,领导享受着醉人的等离子净化空调,掏出他那把又细又小的枪屡屡有所作为的时候,我与宿舍的 其他弟兄躺在闷热难耐通风极差无风扇无空调的宿舍里,因酷热而失眠,独自凄凉地面对漫漫长夜,对于这一切,我找不到心理平衡的理由。

 

尽管我知道,我从小到大所受的十六年教育,就是要教导我在这个关键时刻保持淡定,心理平衡的安心入眠。我不得不承认,某种程度上,这种教育是成功的,我身 边的不少人,在这个闷热难耐密不透风的铁屋里,依旧睡得踏踏实实。但是我却头脑清醒的无法入眠,甚至比我在课堂正襟危坐时还要清醒。

 

谢天谢地,他们的教育没有成功。我依旧保持着我自娘胎以来的基本是非标准。原因很简单,无论领导如何宣传宿舍硬件设施取得多么大的突破性进展,我们应该如何得感恩戴德,此时的酷热难耐都是更大的真理。

 

面对这一切,我不仅无法保持淡定,还萌发了要写这篇文章的欲望,并且可耻地付诸实施。因为我知道,这种自娘胎以来的是非标准,恰恰是作为一个人,在中国与生俱来的原罪。

 

为了我更好的检讨自我,剔除原罪,当一条没有舌头的狗,领导们,把空调装上吧。

 

仅纪念《独立宣言》发表234周年: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我们认为下述真理不证自明: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177674日,《独立宣言》

 

2010/7/4

于北京大学

 

任意转载,请注明出处。

约稿联系:Psychology2012@gmail.com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ych2012 
墙外博客:http://sych2012.blogspot.com/ 
我的推特:pkusych
新浪微博:pkusych

Publié dans 新启蒙文体休闲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