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没什么大不了 推倒柏林墙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在众多铁杆粉丝对星际争霸2望眼欲穿了十多年,眼看愿望就要实现的时候,人们不幸发现星际2的发行国家列表里居然唯独丢了中国大陆,再次体现出了我 国国情有多么特殊。得知这个消息时我在推特上发表感言:“星际2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但是游戏发售后我 却发现,星际2其实严重的折腾了有关部门,确实应该被和谐掉。

星际争霸讲述了一位革命家利用外星人入侵所造成的混乱而迅速崛起的故事,为了夺取政权他甚至不惜屠杀平民百姓,令人不怀好意的联想到了某年在长春发 生的一起历史事件。而这位革命家上台之后却变得比前政府更加腐败和残暴,就冲着这样的剧情,我看整个单人战役就应该全部删掉了。另外虫族的造型实在恶 心,Kerrigan全裸出镜更是让焦点访谈的实习生心神不宁。有关部门既然可以把WOW里的骷髅改成僵尸,我想以他们的智商也完全可以把虫族的外观给改 成飞天小女警。

至于单人战役的副标题“自由之翼”更是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内分泌失调。虽然毛主席说中国人民已经从帝国主义的压迫之下自由解放了,但是成龙同志的境 界更高:“真的我们现在已经混乱了、太自由了,就变成像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台湾和 香港确实太乱了,最好的铁证就是那里的人居然可以随意的玩星际2这么大逆不道的游戏。因此我建议,就算以后有关部门皇恩浩荡大赦天下,允许星际2在大陆发 行,至少也要把副标题改为“和谐之翼”,后续的“虫群之心”改为“和谐之心”,“虚空之遗”改为“和谐梦遗”,当然剧情也要相应的修改成人类在党的领导下 用三个代表思想感化了虫族和神族、大家携手共创和谐宇宙新局面的美满结局。

很多网友评论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在这里瞎嚷嚷,星际2没国服,你不会去玩台服啊?这种句式在中国真是司空见惯,比如说某部电影没有引进,人们 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会下载啊?BT被封杀的时候,人们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会用电驴啊?外国网站被封杀的时候,人们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会 翻墙啊?他们一边向我展示自己强大的生存能力,一边还要顺带教育我:只有不能适应社会的底层人物才整天抱怨,要记住是祖国给你带来了尊严!说实话我还真感 觉不出在中国生活能有什么尊严。记得06年初的时候南京电信曾单方面把用户的带宽从10M降到1M,更悲剧的是几十个用户联署状告电信,法院却拒不受理。 当时坊间有传言:只要你不停的去找电信“闹”,很快他们就会给你恢复带宽了。我不知道这个江湖偏方是否有效,如果属实的话那还真是可悲。在这个国家,合同 可以拒不执行,案件可以拒不受理,非要逼得人们像泼妇一样死缠烂打才能争取到自己的合法权益,这不明摆着是要建设一个泼妇社会?确实,如果你既没资本走后 门,也没胆量学杨佳,很多事情可能也只有靠拉下脸皮去“闹”才能解决。只是当你的带宽悄然恢复的时候,你是否会觉得那些被法院拒之门外的人特傻逼,是否会 觉得自己特聪明,特能适应社会,活得特他妈有尊严?

还有人说:没什么大不了的,电信无赖我改用网通还不行吗?其实既然电信可以违约而不受惩处,我相信只要网通愿意也没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事实上我 国受践踏次数最多的契约绝对不是你和电信签的那一纸协议,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电信烂掉了你可以投奔网通,整个国家都烂掉了我就不知道你该投奔谁了。 假如某些人家的房子被强拆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可以轻描淡写的说“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提着铺盖去天桥下面欢乐露营。我没有这么豁达,我只知道我把 税交给那些未经我许可就代表我的混蛋手里,他们却用这笔钱审核我想看的电影,封杀我爱上的网站,甚至连一款人们期待了十二年的游戏都不肯放过。确实,我仍 然有办法继续看那些电影,上那些网站,玩那些游戏,我可以再花另一笔钱去买一个翻墙软件,我还可以欺骗自己就算这个社会在人们一次次“无所谓”的表态中变 得越来越荒唐,对我的生活也影响不大。但我绝不认为这叫适应社会,而是彻头彻尾的自贱罢了。

最近文化部又出台了一个二百五规定,说是“不得为未经审查或者备案的网络游戏提供交易服务”。星际2到底算不算网络游戏目前还有争议,当然这事我说 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有关部门说了才算,所以以后很可能连贩卖台服的星际2月卡都会变成违法行为。不过我知道这对很多人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愿意 想搞几张月卡还不是小菜一碟,以后卖台服月卡的人可以说自己卖的是台湾月饼,中国人民最不缺的就是这点说好听了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说难听了叫夹缝里面求生 存的伟大智慧。想想也真是搞笑,一个13亿人口的据说已经崛起的国家的居民,不仅享用不了诸多世界上最优秀的网络服务,就连最好的游戏都玩不上,不得不集 体蜂拥到解放对象的服务器上,一边忍受着我国网络那令人回忆起163拨号时代的出口带宽,一边忍受着台湾玩家的白眼和嘲笑。这个时候大概也只有“知道我们 国家有多少枚导弹对准了你们吗”或者“台服总有一天会改名叫国服”之类的口淫,才能让他们确确实实的感受到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一点廉价的“尊严”了。

我经常听人说:“嫌这个国家不好你就滚出去!”我知道这个国家既然连一款游戏都容不下,总有一天也容不下我,当然没兴趣留在这里继续作践自己,也就 如他们所愿的滚出去了。说实话,在国外生活其实比在国内辛苦多了,文化不同语言不通,没个三五年的打拼恐怕很难适应下来。但是每当我打开星际2的登陆界 面,就不由自主的想起彼岸的同胞连玩个游戏都那么费劲,多愁善感的我登时潸然泪下,并且告诫自己:辛苦就辛苦点吧,这没什么大不了。

 

来源: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tdtw/archives/365500.aspx


Publié dans 新启蒙时评杂文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