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的理性是被恐惧所蒙蔽的----新启蒙社答《人民日报》记者问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记者吴茂: 你们作为留学生,不好好学习,在国外给党和国家抹黑,对得起祖国的培养吗?

新启蒙社: 我们沿着中共元老周恩来和邓小平的足迹来到法国,学习他们应该学习却没有学习的知识:自由和民主。我们不认为对执政党的批评是抹黑,相反是漂白,因为他已经够黑了。而国家不是指61年历史的共和国,而是5000年历史的传统中国,我们的行动体现了新一代中国人追求自由民主的精神,这种精神继承于五四运动,所以这是为国争光的行动,一定程度上减弱了中共贪官们在海外抢购豪宅的国际负面影响。祖国培养我们是为全体中国人民服务的,而不是效忠一个漠视大众民生、只顾自己利益的特权阶级.

 

记者吴茂: 胡主席要求我们不折腾,可你们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要求在中国实现所谓的西方民主制度,会造成动乱怎么办?

新启蒙社: 胡说“全国人民选我当主席”,可惜你的级别不够,归不到全国人民行列. 群众呢,我们觉得你说反了,不是我们煽动群众,而是被你们折腾得很惨的群众用生命和鲜血把我们煽动起来了。民主没有东西方之分,这是全人类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相反独裁专制倒是中国特色。(“错!还有朝鲜!”,记者得意地插道。)而且我们决不是要求照搬西方民主制度, 现阶段中共能按照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做就很好了。民主建设的初期,如果说有一定程度的不习惯,那也是无法避免的阵痛,好比学游泳时候的呛水,不下水, 不呛点水,学1万年游泳理论都不可能会游泳.香港朋友说“没有抗争,哪有改变”,我们很欣赏这句话。看看任何一个民主国家的历程, 民主制度的完善从来不是一张原创图纸造就的,而是在历史的进化中,由人民不断地向不平等、不自由、不公正而进行的抗争所造就的.这样的抗争与其说是动乱,不如理解为民主的必修课,我们相信中国人民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去承担责任和风险。民主制度的最终完善来自于行动而不是预先设计.在实践中不断实现民主制度的完善是对人民最好的启蒙.

 

 

记者吴茂: 民主需要人民的文明素质达到一定程度才可以实施,不然让虚伪的政客骗了怎么办?

新启蒙社: 这是颠倒了因果。独裁是人类文明最大的敌人,正是没有民主制度,才导致民众素质无法提高.因为人的尊严和自由都得不到,如何要求民众去提高文明素质呢?当特权阶级横行霸道的时候, 社会就是逆向淘汰, 越无耻越流氓的败类才能越容易成功, 这就导致了民众不得不通过降低文明素质和道德标准去获得所谓的成功. 而民主制度的建立,才能真正提供一个公平的发展机会,人越文明越道德才越容易获得成功. 所以,民主制度的实施才是提高国民素质的根本措施. 政客忽悠选民很正常,不过你不需要担心,包括贵报在内的喉舌们已经用61年的时间培养了中国人民识别谎言的超能力。

 

 

记者吴茂: 你们民运分子和西方反华势力勾结,出卖国家利益,和汉奸有什么两样呢?

新启蒙社: 首先声明,我们从未把获得西方国家的支持当作中国民主运动成功的必要条件。其次,我们尊重所有为中国民主事业而付出和奋斗的前辈们,但是本社严格保持独立性,我们有自己的原则,我们认为在没有找到一条公认成功的抗争路线前,多一点探索方法是正确的。在现阶段,西方国家的支持并不在我们的计划内。相反,和西方垄断资本集团勾结的恰恰是中共自己:因为支持中国现政权的力量恰恰来自于反共表现最为积极的西方,正是西方垄断资本对中国低人权低成本模式导致的超额利润的渴望, 支持着这个不民主的独裁政府. 因为垄断资本没有道德, 只有利润, 只有一个不民主自由的中国, 且这个国家又足够大到影响整个世界经济, 才会吸引西方垄断资本,他们的暴利是建立在中国劳工的血汗甚至生命的基础上的。另外,从资本市场来看, 那些以股权多元化国际化名义进行国际配售的巨型国有银行和企业, 出售了大量的廉价原始股给西方投资者, 同样的股份在国内A股市场却以几十倍的高价卖给中国投资者(散户),比如中国石油.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利益输送问题. 你可以想象,在一个充满监督的民主国家会发生这样的不合逻辑的不公平交易吗? 显然,只有一个独裁政府才可以让那些贪官通过超低价国际配售来谋取个人利益.而西方投资者正受益于此.而让我们痛心的是, 这些流失的中国人民的财富是很难追回来的,因为禁售期过后,他们已经在资本市场上套现了,这是中共卖国保独裁政权的历史传统,比如80年前就喊出了“保卫苏维埃”之类的口号。又比如微软公司素来有泄漏中国用户资料给中共的嗜好,而正是思科公司帮助中共建立了全国的电子邮件监控系统,可以这么说中国的网络封锁是中共独裁勾结西方反自由民主势力的成果。所以,我们并不认为现在西方执政的垄断资本集团会真正支持中国民主化,虽然他们叫嚷得很凶。中国人的民主运动,中国人的未来首先要靠我们中国人自己!这是本社最坚定的信念。当然,我们也愿意同真正坚持普世价值的国际机构和国际友人合作,因为反共不等于反华,相反,结束独裁政权而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新中国才符合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我们真诚地欢迎认同这个理念的国际力量。

 

 

                                                     

记者吴茂: 你们在国外不了解国内的情况,现在大部分中国民众只知道努力赚钱,享受生活,说追求民主的都被当成疯子,你们怎么能得到群众的支持呢?

新启蒙社: 我们知道你说的现实,连在民主国家享受自由的留学生中也有相当大比例不关心中国的未来,这很正常,本来让公民可以自由的赚钱和享受就是民主化的目的。我们的理念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自由第一位的。我们不能强迫人民接受民主制度,但是我们有责任告诉他们,民主才是自由的根本保证,我们不是叫新启蒙社吗?就是这个意思。人民有权利选择独裁和被奴役,代价是孩子喝毒牛奶,暴力拆迁等等。我们不会强迫革命,我们只是尽到作为中国人,中国年轻知识群体的责任而已。但是,我们相信人民最终会觉醒的,再说了,人民也不傻,只是害怕而已,等他们不害怕了,自然会起来。准确地说,不是群众支持我们,而是我们支持群众。我们承认在当前,放弃苟且偷生的自己的小日子不过,而去追求所有人都可以享有的自由民主,的确是很疯很愚蠢的利他行为。但是,看看如今一个缺乏信仰和勇气的中国,我们羞愧难当,中共独裁给我们海外华人带来的绝对是负资产。借用电影《花木兰》的一句话:政府可以出卖国家和人民,普通人可以苟且和旁观,但是我们不能背叛5000年历史的祖国和人民内心真正的渴望。不管在这个时代还有多少坚持信仰梦想的中国人,我们都愿意坚定地和其他疯子一起, 暂时做个倔强的极少数吧!也欢迎大家来围观,围观也是对我们的鼓励。

 

记者吴茂: 说要民主远远比治理一个国家容易,尤其是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治理国家可是需要真才实学的,你们说要推翻独裁统治,但是就算共产党一夜倒台,我看你们和其他民运人士也没有能力接收国家政权,对人民来说,民主反而是一场灾难。

新启蒙社: 很高兴看到你的思考方式发生了变化,你终于开始站在人民利益的角度提问了。我们承认你说的现实:中国异议人士群体缺乏足够的行政和议政人才。所以我们并没有计划要求中共马上下台,虽然这是迟早的事情,但是我们要求释放政治犯,开放言论自由、报禁党禁,这些都是为中国提供真正治国人才的根本手段,在独裁体制下,是不可能有精英涌现的。有个香港朋友对我们这样评价现任的人大代表:“他们中绝大多数的议政能力连清末民初的都不如”。我想你在心里也一定认同这个观点吧。其实,从根本上讲,实施民主制度反而是中共延续其统治的最好方法,如果他们干得好,民主之后人民还可以选他们嘛,台湾的国民党不就又选回来了吗?所以,对于中共当局,我们还是保留了最大的诚意,听其言观其行!

 

记者吴茂: 恐怕你们做个反对党的能力都没有吧?

新启蒙社: 你们都不允许我们反对,怎么知道我们没有?不过,你说的能力问题是个事实,中共再烂,还是收买和培养了不少人才的。但是,民主力量始终没有提升到足够和独裁者抗衡的程度。单从领导力量和影子内阁力量来看,目前没有一个人或组织可以和中共领导和组织对抗,除去道德力量,还没有足够的政治谋略,甚至连中共有史以来能力最差的储君习近平的能力都比不上,看看香港政改的失败就知道了,这么一块战略要地就这样丢了。而影子内阁,即中共倒台以后可以顺利接掌国家权力处理国家事务的团队更加看不到。虽然民主人士占领了道德高地,但是批评制度和大国行政能力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能力。可以说我们异议人士群体有部分的议政能力,但人数远远不够,议政不是简单的骂独裁,而是要有提高民生和人权的具体方案和实际经验,而行政则需要的是足够多的懂得以人为本来管理各级各类公共事务的专业技术团队。所以我们认为其实民运不成功的核心是执政人才缺乏,我们应该好好补课。

 

记者吴茂: 说得好,看来你们对民运本身的问题也很清楚,我相信中共还是在向着民主政治改革的方向前进的,不如你们加入中共吧,我们可是有完善的人才选拔和培训机制,你们那么年轻,发展空间会非常大的呢,将来做到什么级别很难说,享受着呢!

新启蒙社:这就开始收买了?你们只有立即放了刘晓波,人民才会相信你们的诚意。我们要民主不是为了个人利益,我们在海外有自由,毕业以后赚钱享受生活,根本没兴趣从你的政。但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作为新一代中国人,我们认为创造一个真正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新中国是我们这代人必须的人生使命。简单讲,这是时代的选择和要求,我们的良心无法让我们选择不革命的道路。至于人才的培养,我们以后会和各民主国家的各政治组织和社会团体,包括工会、环保人权等非政府国际组织达成合作协议,设计规划好执政专才培训计划,安排志同道合的年轻朋友们进行跟班实习或实际工作,比如各部门管理、地区行政、议会法案、选举、工会谈判等。国内年轻朋友们可以积极争取出国深造,出国不方便的朋友们一样可以参加国内特殊安排的或港台地区的培训计划。我们立足于长远的新中国建设,这是一个长期的计划,所以机会对任何立志于报效5000年历史之祖国未来的朋友们都是开放和均等的。按年纪来算,等中共倒台的那天直至新中国建设初期,他们估计有足够经验可以承担各项责任了,而且这样的培训是接力式的,会持续数十年。当然,我们也非常欢迎体制内正直的党员干部们积极投入民主事业,因为中共所谓的人才选拔体制其实根本上已经把那些真正有才干而不愿意同流合污的党员精英排除在外了,尤其是平民阶级出身的年轻精英根本不会有机会。他们如果加入人民的队伍,民主以后,前途绝对比在中共那里远大得多了去了。

                                                                                                        

记者吴茂: 年轻人的幻想,你们算什么,那些国家和组织能理你们?

新启蒙社:年轻人肩负着中华民族光荣的未来,在以后千年的人类历史上可能都没有比中国自由民主更激动全球人心的时刻,现在的梦想一定会在我们这代成为现实。我们在西方,对他们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中国的未来是属于现在年轻一代中国人的,哪个国家和组织会放弃和中国未来主人建立良好关系的机会呢?A不干,B干,谁干谁得益,先干先得益,因为谁都想对中国施加影响力,不然大家怎么都欢迎中国留学生,难道纯粹是为了赚钱?我们坚决反对任何以中国异议人士的生命和自由为筹码的政治交易,欢迎真心帮助中国建立新一代执政力量的友好合作。只要中国年轻一代知识群体一起真正向着自由民主的新中国而努力,任何现在看来是幻想或装逼的计划都是可以实现的。短期内我们的工作是找到那些独自奋战的朋友们,让他们不再孤独,感觉到彼此的心心相印,新启蒙社努力为大家建设一个可以交流提高并相互鼓励支持而实现共同梦想的服务社区。别忘了,国际社会要同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打上至少半个世纪的交道,在民主后的新中国,就是如今这代年轻人握有决定权的选票来左右中国的国际政策,世界和平和环保都需要中国年轻一代的支持。所以我们呼吁年轻朋友们从现在起就团结起来,因为未来是你们的,所以现在也会慢慢属于你们,因为你们拥有整整半个世纪的未来新中国!年轻带来的想象空间,就是你们最大的优势和力量!

 

记者吴茂: 口气不小呀,好像中国是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了。你们如何可以保证民主之后的执政集团不会蜕变成另一个独裁政权呢?我党在1949年以前也是打着民主的旗号上台的呢!

新启蒙社:嘿嘿,我们拜读过最好的民主启蒙教材就是《历史的先声》。说得真好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大骗子。中国的未来当然是所有年轻人的。新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民主政体,从执政党的产生方式来说就是当前民主国家通行的普选,无论在民主革命时期,任何民主力量作出任何的贡献,最终要由人民来决定新中国的执政团队。而在整个革命的历史时期,我们不相信任何一个组织可以单独完成民主革命的任务,而是许多个民主力量共同奋斗的结果,所以选举过后一定会有强大的反对党的存在,这保证了民主制度重要的制约机制;另外,我们相信非暴力革命的成功最终依赖于人民的力量,而不是某个武装集团的军事实力,所以,通过革命而成熟壮大并起决定作用的人民力量足够可以制约任何一个有独裁打算的执政团队;而且,在革命过程中我们把培训和建立议政人才团队作为关键的工作,要知道行政人才和议政人才是有专业分工的,过去所谓的革命成功后转变为独裁政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缺乏议政人才,只有造反派,而新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将涌现出大量的议政人才,保证了对行政权力的制约。最后,我们相信历史发展到了现在,独裁政权的生存空间不会存在了,如同辛亥革命后的帝制复辟失败一样,独裁在未来决无可能。

 

记者吴茂: 好漂亮的承诺,我就是不信。中国人民不会被骗第二次了。

新启蒙社:第一,这不是承诺,而是研判,是预测。第二,关键是要看人民的勇气。61年前,有一个政党曾经对着中国人民海誓山盟。他们说民主和科学一样不可或缺,他们说中国人民的民主素养必须在民主制度下培养出来,他们说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他们说得比唱得还要好听,做得却比畜生还要不如。承诺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事实上,在我们人生的各个阶段,难免都会受骗那么几次。也许扶起一个老太的代价是四万块钱,也许受骗的代价过于惨痛,让我们从此学会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但是,我们更不会想生活在一个老人倒在地上却无人问津的世界里,我们不会因为害怕下一次的奴役,而让自己永远都被奴役下去!善良的中国人民需要的不是一个承诺,而是从一次失败中爬起来的勇气,以及对生活中还存在着的美好事物的信心!

 

 

记者吴茂: 可是中国人民即没有勇气也没有信心,就是给个梯子也不会翻墙,何况是参与民主革命呢?你们寄希望于群众是没有希望的。

新启蒙社:我们承认你说的部分是事实,人民相信中共最终会倒台,但是人民并不清楚哪一天会到来,这点我们也很难判断,所以人民在恐惧中消极的等待。实际上越是重大的历史突变, 比如革命基本上无法预测,或者结果和预测完全相反, 上世纪80年代的伊朗革命,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伊朗革命前夕1978年还专门有评估报告称: 伊朗并不处在革命的前夕. 1989年的中国更不是世界所预料的:当全球的记者云集北京只为了报道中苏关系正常化的时候,他们兴奋地且毫无准备的卷入了中国现代史上规模最大的民主运动. 至于1989年的苏东剧变. 所有人,包括中央情报局,克格勃,所有政治学家都毫无准备, 记得一个以色列政治学家大概是这样评论的: 1989年意味着两个终结,一是马列主义,二是西方政治学. 而我们更愿意用偶然中的蝴蝶效应来比喻这样的突变. 这其实反过来证明,中国民主革命完全有可能在所有人包括我们都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发生,或许就明天。所以更重要的是能让人民看清民主和独裁之间的力量变化趋势。我们拿刘晓波案作例子,他被判11, 1991年王丹的四年整整多了7, 显然王丹的行动比刘更有杀伤力, 那为什么刘更重呢? 这就是因为当今的独裁政权已经远没有20年前的自信,他们必须通过更强硬的措施来证明其力量, 来威慑民众. 但实际上却暴露了其正在削弱的事实. 我们也看到伪太子习近平在国际场合的粗暴的强硬言论, 也是为了显示其力量. 这和中共高层的强硬政策完全是一致的.这是中共吸取了历史教训:1973,美国从越南撤军,导致第三世界对美国的衰弱产生错觉, 直接导致了14场反美的革命成功. 因为人们相信美国不会对盟友进行援助了。所以,短期内国内独裁政权对异议者的迫害会越来越严酷, 因为一旦放松,就会给民众一个错觉: 独裁政权正在衰弱的错觉, 而这种衰弱往往导致民众对民主革命胜利充满希望。而我们要做的是揭露这种伪装,让人民恢复理性,他们自然会感觉到并相信这种衰弱是真实存在的,这样就有希望。

 

 

记者吴茂: 但是只有刘一个人被判入狱,其他第一批签署人并没有如64一样被成批逮捕. 这说明是中共的一个进步, 让刘一个人顶了大家的罪呀。

新启蒙社:这其实不是进步,而是独裁政权衰弱的表现。这点,我们可以用一种非暴力的角度来分析20世纪中后期的游击战与革命的关系: 武装革命者虽然无法取得对优势独裁者的军事胜利, 但是他们逐步消耗了敌人发动战争的政治动员能力.虽然领头的刘晓波被重判11,但是从民主革命运动的分析来看,就是包括08宪章在内的历年来的民主运动成功打击并削弱了中共公开发动大规模清洗的政治动员能力, 使得它根本不敢进行像64时期那种过于扩大化的镇压. 所以只有组织者会被判刑,本社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而一般参与者最多喝茶,喝茶算什么,喝茶光荣,是英雄的时尚。所以,我们应该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敌我力量的此消彼长,要对民主革命的胜利保持信心,我们可以说相当乐观. 另外,我们看到的太子党们和中下级官僚纷纷移民国外就是证明了统治集团内部力量和凝聚力的削弱.

 

记者吴茂: 你们的分析听上去是有道理,不过人民不会相信的,至少现在不会。

新启蒙社:嘿嘿,至少你已经相信了。人民不需要相信我们,人民只要相信自己就可以了。中国人民的理性是被恐惧所蒙蔽的,他们迟早有一天会认识到自己的无限力量,我们会创造条件让人民一点一步地意识到这种力量,这才是新启蒙最最重要的目标。如果人民能够发现一条成功道路,他们一定会从恐惧中觉醒过来。一旦人民通过自己的力量感受到了第一缕自由阳光的温暖,他们决不会甘愿继续生活在黑暗之下了,人民的勇气和信心会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中迅速爆发!

 

 

本文为文学创作,并感谢中外友人对本文的无私贡献,谢谢!

 

 

如果您赞同或部分赞同我们的观点,请转发给您的朋友们,或许他们中也有和我们一样坚持信仰的极少数,让我们可以彼此认识,相互鼓励吧,谢谢您的帮助。

 

 

 

欢迎光临新启蒙各服务社区会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您再也不会孤独了,在未来漫长的新中国建设道路上,我们大家永远相伴!

 

Facebook加好友可能有技术故障,如果有问题请先加入群组和给我们留言,谢谢。

[我们的新中国:自由民主平等博爱]facebook群组: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140931442607921 

新启蒙社网站:http://lesnouvelleslumieres.over-blog.com

新启蒙社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xin.qimeng

新启蒙社twitter: http://twitter.com/xinqimeng 

 

Publié dans 新启蒙原创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