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足是中国的骄傲 推倒柏林墙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去年我国的武术界搞出了两场闹剧。先是年初前散打王柳海龙对决有“KO王”之称、“日本80公斤级排名第三”的伊贺弘治,媒体称其为所谓“中日巅峰 之战”。幸好这年头大家都会上网了,一人肉发现这个所谓的“KO王”其实战绩平平,31场比赛21胜10负,被中方篡改成了两负,近三年来更是5战2胜3 负。至于“排名第三”其实是在日本的SB联赛而不是K-1赛事。这不光是SB的含金量大大不如K-1的问题,而是那年SB的80KG级一共只有三个人。

再看年底的中泰拳王争霸赛。据报导,当时泰国方面派出五名泰拳王“挑战少林”,考克莱更叫嚣要“秒杀中国高手”,结果少林高僧避战不出。这时峨眉派 的老古董不甘寂寞,跳出来说要替中国武术挽回颜面,江湖上一时风风雨雨,好戏连台。还是那句话,幸好这年头大家都会上网了,一人肉又发现,首先那五名拳手 跟所谓“泰拳王”八竿子打不着边,除了考克莱还算小有实力以外,其他四位都是来打酱油的;其次几位“泰拳王”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挑衅性的言论,而且整场比 赛在年初就已在国家体育总局处敲定,后面什么“挑战少林”或者“秒杀”之类武侠小说般一波三折的情节也完全是国内不知何方神圣出于何种目的虚构的,整件事 只不过是另一场打着爱国旗号的低劣商业炒作而已。

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以后,胜负也就非常明显了。中方请人过来比赛,把事情炒得满城皆知,自己置自己于不得不胜的绝境,你觉得它可能会输吗?在国内举办 的对外比赛中,不管场面有多么难看、不管中方选手被打成什么怂样,只要能坚持打满整场,别被KO或者像孙涛那样两回合就被踢得扔毛巾投降,最后多半能点数 获胜,这就是散打的奥妙。后来中方以4:1大胜,我国武术迷又是一阵欢呼雀跃,泰国人则拿了钱,皆大欢喜。顺便一提,峨眉派当然没跟泰国人打起来,毕竟他 们不是少林寺,掏不出考克莱20万美元的出场费。但峨眉众侠还是装腔作势的“备战”一番,去成都某泰拳馆“熟悉泰拳的套路”。结果两场比赛都没有撑过一分 钟。当时成都还有一名双节棍耍得有模有样的反扒队员兼业余武术爱好者,在网上放视频说“想挑少林方丈就先找我”。当然了,几个泰国人从来没想要去欺负少林 CEO,更不会理会这种无名小辈了,这名武术爱好者只好跑到国内某泰拳馆过干瘾。在电视台的摄像机前,10秒钟便被一脚KO。

99年以后中国武协曾陆续派出几名选手参加K-1,一不小心暴露了我国武术界的真实实力,到03年终于和K-1划清界限,几乎不派选手出国比赛(甚 至禁止注册选手参加河南台的武林风节目,利用行政资源大搞垄断),使得国内运动员只能通过民间组织进军海外。K-1中国事务代理人岩熊宏幸曾说:“我在和 中国武协打交道的过程中,感觉他们不是很愿意派最好的选手和外国选手打……我猜测中国武协可能是怕派出去的选手输了,丢中国散打、中国武术的面子,实际上 我觉得大可不必这么想。到K-1参赛的选手不管他是练习哪种格斗技或是哪个流派,他只代表他个人和所属的拳馆,他输了,大家只会说他的实力不够,而不会说 他所练习的武技不行。”话说到这个份上,武协仍巍然不动。后来K-1想到上海搞分站赛,武协开口就要100万元的牌照费,直接拒敌于国门之外。

我几年前就说过,中国的武术界已经堕落到了不敢走出国门、只能把国外的二三流选手包装一番后来扬我国威的地步,夸大敌人,打败敌人,全民高潮,这种 情况在09年终于演绎到了巅峰,达到了多重高潮。从某种角度来看,中国足协其实比中国武协表现得更像个男人。咱们足球的水平虽然很臭,但至少还屡败屡战, 敢拿出去让人虐。我一直觉得,国内这些散打选手,就算现在成绩差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敢去打就算条汉子,但你武协连一点像样的对外交流都不敢搞,整天关 起门来欺骗自己欺骗观众,这比被骂成东亚病夫还要耻辱了。但是咱又不得不承认,武协自闭于世界的做法其实非常高明。今天中国武术在世界上的水平,恐怕也就 跟中国足球差不多,但是只要不进行大规模的直接碰撞,多数从小就迷信中国功夫的人绝对不会相信这个惨痛的事实,只要不去比赛,咱就永远是天下第一了。想想 武术和足球在中国截然不同的口碑,我真替足球运动员们感到不值。

有人说了,足球这项运动的普及性比格斗高太多了,就算足协想玩自闭,这世上还有广受人民群众喜爱的五大联赛欧冠世界杯,真相是掩盖不住的。其实足球 想玩自闭也没什么不可以的,要知道,有些国家到现在连手机都不能用呢,只要你想象力够丰富,脸皮够厚,impossible is nothing。假如早三四十年让我来对中国足球进行改革,我会做什么呢?第一,足球这个名字就不能用,要改为蹴鞠。这样第二步就好搞了,找几个专家,论 证中国的蹴鞠运动已经流传了六千年,后来传到国外,才变成了外国人玩的足球。第三步是招一批作家写点地摊小说,例如说中国在宋朝时曾经出现一个蹴鞠高手, 可使双脚互博,踢得游牧民族屁滚尿流,为大宋争得了荣誉;明朝时则有一人,善用晴空霹雳、幻影旋风等必杀,球技神鬼莫测;到抗日战争期间又有一民间人士, 名唤霍圆球,踢出的球速度达到七十码,屡次为国争光,另日本人丢尽颜面。他在最后一场比赛中被日本人下了毒,但还是使出一招香港脚,用球洞穿了十几个日本 人的身体……你看藏獒和武术不都是这么炒起来的吗。当然电视剧、电影之类的也要跟上,光有《少林足球》还不行,至少得有个姊妹篇,叫《峨眉蹴鞠》。

最重要的第四步:彻底改变中国足球,不对,是中国蹴鞠的规则。比如说我们没有十一个人,只有七个人,而且还没有守门员;比如说我们的球不在草坪上 踢,要在泥巴地上踢;比如说我们允许飞踢爆卵蛋等常规战术动作……如此一来,第五步也就顺理成章了:停止对外交流——根本就没法交流吗!当然,偶尔我们也 是可以去陪外国人玩一玩的,输了也不要紧,只要之前的愚民工作到位了,我们的球迷会这么说:我们上了十一个人后反而配合不起来,假如是七对十一,中国队一 定可以踢得更好;外国的草坪不适合中国队长传冲吊的打法,如果改用泥巴地,中国队一定可以踢得更好;中国没有专业的守门员,守门员的设置是对蹴鞠运动的侮 辱;我们飞踢爆卵蛋的绝技被外国无聊的规则限制了……假如你到网上质疑,为什么别人都有守门员,就我们没有,马上会跳出一批爱国球迷,义正词严的问你:篮 球有守篮员吗?你这个蠢货!中国为什么要遵守别人的规则?天下蹴鞠出中国,你这个汉奸!鉴于十个人里有九个都在喷你,你的反击很快就会淹没在人民群众正义 的审判中。假如你说,世界杯的水平比中超联赛高多了,为什么我们不参加?马上又会有人告诉你,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出,世界杯这种使用草坪和守门员的商业比 赛,水平远远不如中超,只有你这种崇洋媚外的洋奴才会这么认为!所以你看,五大联赛欧冠世界杯,根本就不构成任何威胁。

剩下的自然是重金请缅甸队或者某个俱乐部来跟我们的国足按蹴鞠规则一较高下,报纸上要连篇累牍的炒作:此俱乐部在该国联赛排名第一(其实是高中生联 赛排名第一。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互联网也封掉),曾放言中国蹴鞠不值一提,这是中外之间最高水平的较量……当然,最后我们伟大的国足一定会踢得他们全 队蛋疼的。假如偶尔输掉了呢?不要紧,不光媒体懂得要在适当的时机低调,我们的球迷也都很爱国:中国队不能代表中国蹴鞠的最高水平,中国的高手在民间、在 军队,他们在中场开球时就可以一脚洞穿对手的大门,可惜他们整场比赛只有一次中场开球的机会!这些人要是出手的话,外国人还怎么踢吗。我亲眼见过我老家一 位高人,他都是拿篮筐当球门使的,射门百发百中……我老家那个更厉害,他开了一个大脚,当天晚上法国掉下一架客机……你们这算个屁,知道月球上的环形坑是 怎么来的吗?……妈呀,这样踢要死人的啊!我们中国人民爱好和平,民间高人还是继续藏在深山老林里修身养性吧。

说到这里你就会理解,为什么一些独裁国家的政府特别喜欢闭关锁国,喜欢谈特殊国情,喜欢封锁互联网,喜欢制定自己的标准;为什么他们从不大胆的直接 承认自己是独裁政府,而是美其名曰“有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民主专政”。把眼光放到体育以外,中国的很多东西——尤其是跟政府有关的——在世界上的水平其实 还远远不如足球。比如说春运乱象,全国政协委员张国初曾指出:“中国的铁路人均里程是一支过滤嘴卷烟那么长的55毫米。现在中国足球落到60名到80名, 而中国铁路按人均长度排名,在世界上排在接近200名的范围里。”奇妙的是,铁路如此不济的国家,高速公路网却异常发达。全世界14万公里的收费公路,有 10万公里在中国,不管人均还是总量,咱们都是当之无愧的no.1。

再比如郎咸平最近指出,薪资占GDP比重,“欧美最高平均为55%左右,南美州国家平均为38%左右,东南亚国家平均是28%左右,中东地区平均大 约在25%左右,非州国家平均在20%以下……我告诉你们我们国家的薪资和GDP的比重只有百分之8”,全世界倒数第一。据刘植荣《世界工资研究》显示, 中国的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5%,全球排名159位,最低工资占GDP比例同样为159位——这还是在发展中国家的最低工资占GDP比例普遍高 过发达国家的情况下。工资这么低,税是一毛钱也不少交,我国的财政收入在20年里增长了30倍,年均增长率19.5%,远远高于GDP的增速。而且税钱交 了也是白交,全都被狗给吃了。据中新网报导,我国教育支出占GDP比例为2.6%,只有国际平均水平的一半;医疗卫生支出更是只有可怜的3.56%,美德 英法没有一个国家是低于15%的。就这么3.56%还花不到老百姓头上,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中国的医疗公平性排名为全球倒数第四,80%的医疗资源 被850万党政干部占用。我们的国足还要堕落多少年,才能混到全球倒数第四的水平?

 

那省下来的钱被我们政府花到哪里去了?这还用我说吗,君不见当今中国满地的小白宫?据人民网报导,韩国首都一共只有公务车47辆,其中供领导使用的 仅有4辆,而单单一个广东省国土厅,就可以一次性采购112辆CRV。王岐山曾在香港表示,中非合作峰会期间北京封存了50%的中央机关车辆和80%的市 机关车辆,街上少了49万辆车,立即畅通无比,由此可以推算,北京的公车数量恐怕在80万辆以上,快要赶上香港的机动车数量总和了。08年公务员工资增幅 达17.2%,几乎为GDP增速的两倍,世界各国公务员工资平均为最低工资的两倍,中国则为六倍。中国官方公布的每年的三公消费达到9000亿,足以支撑 近30次08年美国大选!2005年中国行政管理支出占财政支出比例超过20%,是全世界行政成本最昂贵的国家之一,无怪乎在福布斯的全球负税痛苦榜上中 国会排名第二,而且大有赶超第一名的趋势。

 

经济方面的问题在国内还是可以公开谈论的,要看政治排名多半就要劈腿翻墙了——其实翻墙这个行为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一切。“透明国际”组织公布的全球 廉洁度排名中,2009年中国再创新低,全球排名第79位——说实话,不是179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在英国《经济学家》的民主指数排名中,中国的表现 更是惨不忍睹,我快速滚动鼠标,终于在最后一页看到了我伟大的祖国。“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报告指出,中国的新闻自由度全球排名倒数第八。在《华盛顿邮报》 的世界十大独裁者排名中,我国国王位居第六。前段时间“自由之家”组织搞了个全球国家自由度排名,新华网对此进行了报导,标题叫《美国评选出全球最不自由 九个国家,朝鲜排第一》,聪明的你应该能猜出中国排在第几了吧?为了安抚大家受伤的心灵,我也有些好消息告诉大家:在中国科学院公布的《全球“国家健康状 况”排行榜》中,我国在45个国家中排名第13位,处于“健康达标型”国家行列;在《全球“国家责任指数”排行榜》中,中国名列第一,美国则是倒数第一! 你看,我们自己搞一套奇特标准出来,马上就牛逼了。很可惜,这个世界上还缺一个“脸皮厚度排行榜”。

 

放眼这个国家,我们的教育部、卫生部、财政部、文化部、工信部、外交部、中宣部、计生办、网管办、国新办、证监会、国资委、发改委、国家统计局、广 电总局、铁路局、国土局、房产局、国税局、地税局、交管局、药管局、环保局、地震局、房管所、版署、作协、城管、CCTV、网瘾治疗所、中石化、电信网 通、GFW、砖家叫兽、开发商……哪个他妈的有国足强?从“纵做鬼也幸福”的王兆山到“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的余秋雨,从“外地人进京应该实行准入制度”的 张惟英到“上访专业户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的孙东东,从“他胃疼关你什么事”的上海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到“从常理分析”的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从 “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的逯军到“你们算个屁”的林嘉祥,从“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的人大代表申纪兰到“让领导先走”的新疆克拉玛依 教委,从“中国的人权是世界上最好的”的唐家璇到“中国人权至少比美国好五倍”的沙祖康,从纸板老虎三鹿奶粉俯卧撑躲猫猫纸巾开手铐鞋带上吊到“我本人没 有想当主席是全国人民选了我”的胡锦涛,哪个不比“我的护球像亨利”更有内涵?

相比这个社会的其它方面而言,国足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的骄傲了,至少他们曾杀进过世界杯32强,就在我码字的时候还3:0痛洗了韩国二队呢。要知 道,我们的国足虽然踢得臭,但是他们从不避讳这一点,在中国,骂国足不仅没有任何风险,而且还可以骂出风格、骂出水平、骂出花样;相反,我们的政府虽然比 国足还要臭,但你要稍微牢骚几句,不被跨省追捕,也要被网络上无数的脑残喷死。如今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以前对国足的评价是多么得不公,终于成为了一个脱离了 低级趣味的人。每当看社会新闻气到吐血的时候,只有国家队的比赛,才能弭平我心灵的创伤。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tdtwlink

Publié dans 新启蒙文体休闲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