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宣言 推倒柏林墙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两三年前在网上看到一个哥们说想去“美国国际东西方大学”读个MBA,请网友帮忙查查这个学校的底细。我一听这学校的名字就觉得特别蛋疼,稍微调查 了一番,发现该校正被夏威夷州政府起诉,不禁感慨西方国家政府的无能,抓一个克莱登大学居然还得上法庭旷日持久的打官司。再一看校友录,乖乖不得了,尽是 一群来自中国的“成功人士”,于是我对那哥们说:放心大胆的去吧,连刚被双规的深圳市长许宗衡都是你的学长。后来听说这学校还是被夏威夷政府给扳倒了,也 不知那哥们被我坑害了没有。

这些怀揣洋文凭的还不算什么,真正有实力的人可以直接混出个“清华法学博士”,再不济也能去党校搞个文凭。有人说党校文凭根本没有经过教育部的认 证,我觉得他们是彻底搞反了,教育部都是我党认证出来的,我党的学校怎么可能需要教育部的认证。当然最牛逼的还要算唐骏,虽然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个别人 “法学博士”的头衔多半没什么含金量,但那个学位好歹也确实是清华大学给他的,野鸡文凭也是人家真金白银从美国买回来的,而唐骏的“加州理工博士”则是凭 空吹出来的,这种胆识要是放到五十年代末,那亩产万斤的人都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最近我跟周围一些人交流,发现同情唐骏的居然大有人在。再深入谈下去,发现他们也不是真觉得造假光荣,而是痛恨中国这个“文凭社会”,对唐骏的态度 恐怕是矫枉过正。这些人反对把文凭和能力挂钩,有人还会举出反例:韩寒不是只有初中文凭吗,还不是混得风生水起?郑渊洁更是连小学都没毕业(我小时候是他 的忠实读者,尤其喜欢《蛇王淘金》)。但只拿个别例子出来说事,只能算是以偏概全,比尔盖茨辍了学,多数辍学的人却没能成为比尔盖茨。这个社会上除了政府 官员,剩下的人当中绝大多数有文凭的人比绝大多数没文凭的人混得好,而且我认为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否则为了一张纸片寒窗苦读十几载的人,岂不是都成活傻逼 了?

中国社会之变态,不在于文凭与能力挂钩,而在于没有文凭你简直就活不下去。国家统计局公布08年中国的城市居民收入为15781元,农村居民收入为 4761元,为了好看他们把城市和农村分开计算了,而且在新闻里经常把后者的收入给省略掉。其实你乘以人口比例再一平均,就会发现中国人民的平均月收入也 就是800多元钱,即使只计算城里人,也不过1300多而已。所以我上回说圣战众以后的基本月工资只有800元不是随口贬低他们的,这个是我国人民的平均 收入水准,很多人其实还到不了这个数。一个月800元能干吗呢?说句难听的话,要是在南京城里的话,你连吃屎都赶不上热的,辛苦一年只能在城郊结合部离市 中心车程一个半小时的地方(不考虑交通堵塞)买不到一平方米的商品房。有时我在广播里听到夫妻双双下岗、两人的月工资各只有300元的新闻,说实话,我根 本就无法想象他们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俗话说,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很多中国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生活在一个多么严苛的环境里,在伟大天朝如果 你想活得稍微体面一点,不想住阴暗潮湿的工棚或者吃成分不明的大锅饭的话,那哪怕只是做一个处于中间水准的平凡人都是不被允许的,我看你至少也得把80% 到90%的人踩在脚下才行。所以你还千万别看不起那些月工资只有两三千的人,在中国这样一个环境里,那也绝对算得上是人中龙凤了。

我周围的朋友大体都还在这个水准之上(虽然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要是没有父母的赞助这辈子也买不起房),这帮人以为中国已经和平崛起,既忽略了那些社会 边缘的人,更遗忘了自己为了今天的生活付出了多少非人的努力,牺牲了多少童年应有的乐趣。据我观测,我的很多同学对学习其实根本毫无兴趣,尤其是到了大学 阶段,不少人一般只有在考试前三天才会打开崭新的课本,其余时间则日复一日的消耗在DOTA上,连三餐都靠别人去食堂代买,仿佛是要把过去失落的快乐统统 补回来一样。我的厌学症来得还更早一些,从一进中学开始就得了一坐到课桌前就会死的病,目光无法在课本上对焦,以至于在满分750的一模考试中考出个惊天 动地的400分来。尽管我如此痛恨学习,到了高考前的最后三个月,还是不得不天天泡在图书馆里,总算把400提到了600,进了所还算像样的大学。这么做 第一不是因为父母之命,中学六年他们试尽了威逼利诱、坑蒙拐骗等各种方案,结果我还是吊儿郎当,留给他们无数不堪的回忆;第二也不是我爱慕虚荣,我以不要 脸作为自己的优点之一,完全不介意告诉别人我是蓝翔技校或是新东方厨师学校出身(当然,做五毛的脸皮还是没有的)。学习是我迫不得已的选择,虽然那时候我 对中国社会的艰险还没有足够的认识,但大概也知道没有文凭的下场是什么,我不想在街头和城管同志们躲猫猫,也不希望有朝一日电视上出现我爬吊塔讨薪的身 影。我们敬爱的周总理曾说要“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我却是“为个人之生存而读书”,这种思想境界上的明显差距,让我感觉周总理在那个万恶的旧社会里一定 活得比现在的我更安逸。

我来德国之后,便觉得这里的人实在没有必要去上什么大学,无论是扫大街的还是开公交的,过得都十分滋润。我的女房东中学一毕业就去面包房当了营业 员,每个月能挣一千多欧,日常开销已经绰绰有余,而她在中学时甚至不用学英语。在美国的一些搞笑节目里你会发现部分美国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国旗上有几颗星 星,你说这成何体统,连我这样的汉奸都知道中国国旗上有五颗星星,中间一颗代表党中央,旁边四颗代表金钱、权力、绿卡和美女。问题是人家一普通工人,需要 那么有文化干嘛,虽然“无知” ,却活得快乐。我的大学同学们熟谙拉普拉斯变化偏微分方程非线性电路以及马哲邓论毛概三,本科毕业后却不得不以进入富士康作为人生的最高目标。

我从小学开始就天天听人们说要“减负减负”,实际上中国学生的负担是减不了的,那压力不仅来自于教育的内容和方式,更是源于这个社会残酷的现实。在 德国你是跟某个标准竞争,在中国却是人与人之间惨无人道的相互厮杀,稍有停息就被人迎头赶上。我学得辛苦,是因为志不在此,目标归根结底只是靠那张文凭活 下去,只要别挂科挂到不能毕业,考试前三天在紧迫感的驱使下看看书基本也就够用了。可悲的是在这牢房里呆了四年,文凭反倒越来越不值钱了,如今即使是本科 毕业,很多人还是只能去掏大粪卖猪肉扛大包擦皮鞋,这些工种什么时候也需要用到四级英语和高等数学了?你还千万别抱怨,否则马上会有装逼犯冲上来教育你: 现在的大学生,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去你妈了个逼,一个人均月收入800月的国家的政府,却能花几千亿去搞什么奥运世博,制造盛世的假象,真不知道是哪群 混账眼高手低。

在德国那些闲着蛋疼跑去上大学的人一般都是真正爱好一门学科,他们的身上总是透出一种中国年轻人身上少见的蓬勃朝气,对学习充满了热情。而我在填报 志愿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最后学校和专业的选择干脆都让父母代了劳。小时候我也说过长大后要当科学家、宇航员之类的话,后来才发现那时说 出的根本不是自己的理想,而是我父母的期望。难道扫大街很可耻吗?难道这个社会不需要建筑工人和农民吗?它们为何变成了低贱的职业?这个社会永远是一小撮 精英和一大群废柴组成的,每个人都可以心安理得的做一个废柴的地方才是适宜人类生存的。我的志向根本就没有那么高端,情愿做一个废柴,让我种种田也就心满 意足了。当然得在德国种才行,一来能保障基本温饱,二来也无需整天对抗违章征地。

虽然我来了德国,但田园生活依然只是个美丽的幻想。毕竟我在这里是个外国人,德国政府给我发签证,不是为了让我来这里刷盘子或者种地的。虽然我骨子 里是个胸无大志的人,却不得不继续看一些杀害脑细胞的课本,不能像德国人一样中学一毕业就去考个职业执照,对此我也只能哀叹不幸生在中国了。好在自从我想 通了学习不是为了那些老师和家长灌输给我的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仅仅只是为了生存,紧迫感增强了,读起书来也稍微给力一些了。尽管我的废柴梦注定无法实现, 但目前我还是决定在德国待下去。等我有了孩子,希望他/她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的人生,无论是扫大街或是科学家,售货员或是明星,农民或是律师,工人或是政 客,都可以有尊严的活下去。

 

推倒柏林墙的博客link

Publié dans 新启蒙经济民生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