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是郑民生 推倒柏林墙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新启蒙社点评:  勇于承认人民的怯懦并公开批判多数人的无耻是革命者,不敢直面人民自身的陋习,一味拍人民的马屁是政客,人世间最大的悲剧是: 革命者创造历史,而政客书写历史。

 

本社特此推荐同龄人一等高手: 网名推倒柏林墙, 佩服其境界与勇气。

 

上个月我国一连发生五起屠童案,这个月又发生一起,害得我这样的爱国人士连抨击美国校园枪击案的底气都没有了。出现这种情况也不足为奇,你想这个国 家一游行就是颠覆政权,一上访就被当成精神病,连自焚了都要被当成暴力抗法,人民群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还能怎么着,只能去幼儿园砍人了呗。

对这些屠童案,广大群众纷纷表示希望凶手向杨佳学习,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右拐是政府,不要拿小朋友开刀。还有人搬出鲁迅的话来:“勇者愤怒,抽刃向 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其实鲁迅笔下的这帮“孱头”不是最近才刚出现的,从很早以前开 始,我就感觉自己一直生活在一群潜在的儿童杀手之中。

 

前几年我国出了个华硕“陷害门”事件,黄静同学在送修一台华硕笔记本后发现CPU被调包,于是私下向华硕索要500万美金,否则就向媒体曝光,谁料 反被海淀区公安以涉嫌敲诈为由逮捕,羁押十个月之久。事发后网友群情激奋,声称要抵制华硕,要我说那个CPU其实99.99%是黄静一伙自己调包的。先不 管这个,姑且假设这件事的错全在华硕身上,问题来了,怎么光见一群人高喊抵制华硕,没见几个人敢抵制海淀区公安局呢?堕落的私企和堕落的公权力之间究竟谁 更可怕,白痴都应该能想得明白吗。

 

我想这帮抓小放大主次不分的人不是想不清这个问题,而是在中国生活了这么多年后,非常了解这个社会的潜规则。你在网上喊抵制华硕,下面的人都会跟帖 附和,摩天大楼平地而起;相反你一说抵制公安,马上论坛管理员就要来抵制你了,就算你侥幸把帖子发出来了,很快也不知沉到哪一页去,平时看上去特有正义感 的那帮人也不知是真潜水了还是假装没看到你的帖子,只剩下几个“莫谈国事”、“静等楼主被跨省”之类的回帖,那你纯粹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吗。你要是真把事情 给闹大了,那公安羁押的就不是黄静而是你了,而且你放心,到时没几个人会站出来声援你的。我国这个社会环境不允许你抵制公安或者任何一个其它政府单位,所 以大家只能拿一家企业出气。我靠,这不就是屠童案凶手们的逻辑吗?

 

再说另一个人民公敌——汶川地震时的范跑跑。我姑且认为范跑跑是个胆小的人、猥琐的人、自私的人吧,问题是他的逃跑行为,从来没有导致任何一个学生 的死亡。相反有些人坐在带国徽的建筑里,地震时根本就无需逃跑,他们的腐败所造就的豆腐渣工程却直接导致成千上万的学生丧命。而这些人不仅没有受到惩罚, 甚至几乎没有受到任何责难,他们更反过来把调查豆腐渣问题的人送进了大牢。之前谩骂范跑跑的广大人民群众这个时候倒是集体噤声了,或许他们不需要听说过谭 作人,也知道如何在中国苟且偷生的基本行为守则吧。

 

前段时间还有个捞尸事件,说是几个大学生跳水救人,反倒送命,附近渔民要价数万元才肯捞尸,一时间“丧尽天良”、“毫无人性”、“财迷心窍”之类的 砖头全都招呼到了渔民的头上。咱先不说渔民的行为如何,打捞尸体本来是政府部门的工作,这帮人拿了纳税人的钱却不管事,去现场打了圈酱油就回来了,如此一 来民间出现捞尸业又何足为奇?何况跟我们政府赚死人钱的能力比,这些捞尸队根本就摆不上台面吗,现在火化一具尸体千把元钱,墓地价格以万为单位计算,比房 价还高几倍,正儿八经是死不起。人家捞尸队一年才遇到几个溺水的,咱们殡葬业天天有生意;人家捞尸业是自由竞争,殡葬业完全被民政部门垄断,想怎么玩就怎 么玩。有这样的政府,还愁没有“丧尽天良”的渔民?

 

咱们人民群众的砖头敢向政府头上招呼吗?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只不过寥寥无几。以前我看到中国人民义愤填膺的群起围攻别人的时候,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后来终于想明白了,原来我国人民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连正义感都他妈能见风使舵呢。他们总是忽略那些真正造成问题的祸首,而把矛头转向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越 是生活在高压社会之中的人,才越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消除自己的恐惧感。事儿还没落到这帮人头上,他们就已经是这幅德行了,万一哪天真被逼到绝境,还不个个 都变成郑民生了?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tdtw/

Publié dans 新启蒙时评杂文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