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贿选的本质是官员贿赂民众——《论民主》系列之四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今天我们谈一下民主制度下的贿选问题。我想首先提出一个至少我还没有看到的新提法:所谓贿选,其本质就是官员贿赂民众。是一种涉及贿赂的腐败行为。

如果你听上去有些别扭,我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在人类的历史上,除了民主制度的所有社会制度里,涉及贿赂的腐败只有一种形式:民众贿赂官员。

在民主制度下,有史以来第一次,腐败有了一种新的内容:官员贿赂民众。——我想,对没有见过这种腐败现象的中国人来说,有些难以理解。也难怪,在一些主流媒体和电视上,一提到西方国家和亚洲地区民主选举中的贿选现象,就有人忍不住对我们自己的制度充满自豪感:至少,有一种全世界性的腐败——贿选——中国就是没有。

由于经常追逐观察世界各地的选举活动从事我个人的研究与写作,虽然只在西方住了十几年,但我亲身经历过的各种选举可能超过大多数西方的老人家们。这些年下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所有的民主制度下的选举,都是某种程度的贿选

广义的贿赂应该有很多种,例如用金钱贿赂,用溜须拍马贿赂,用媚笑贿赂,用女人贿赂,用请客送礼、恭维、承诺好处来贿赂,下跪祈求的方式也是一种贿赂,是用比金钱更宝贵的人的尊严去行贿……民主制度下的选举,就是一些想当官的,或者想继续当官的精英或者权贵,用各种手法行贿选民,希望得到他们的青睐,从而得到他们手中的选票。

这各种手法最明显的就包括承诺当选后给大家好处,打广告迎合民众的低级趣味,去演讲阐述自己的施政方案直到嗓子沙哑(老百姓还绝对不会请你喝一口水),去一个一个抱选民的孩子直到选举那天双手都抬不起来,把自己的老婆和女儿也拉到民众面前让他们和自己一起对大家笑脸相迎,公布自己的家底与财产,去帮比较刁钻的刁民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在台湾等地的选举中还多次出现了竞选县市长的领导同志给选民下跪拜票和谢票的丑闻,当然也少不了一些非法分子去用金钱直接去买通选民投自己的票……

现在,我把民主的画皮给大家剥开了:这就是民主选举,这也是国人闻风丧胆的贿选!我不会掩盖民主的这一缺陷,只是在继续分析下去之前,我弱弱地提醒大家一句:这种听上去让人恶心的贿选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至少在这种制度下,广大的民众不用争先恐后地去贿赂那些当官的,更不会出现选民在政府门口下跪的奇景!

中国人——尤其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中国人,基本上都没有见过贿选,但传说中的贿选已经出现在中国乡村选举中,这也是一个不应该否认的事实。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首先应该回答的是,应该怎么看待中国的乡村选举?

先说一下中国乡村选举的背景。1949年后的三十年里,实践证明北京在农村实行的政策几乎都是灾难性的,而维系中国农村几千年的固有体系又被破坏殆尽,中国农村被折腾得一穷二白,农民死了几千万,到了改革开放时,中国农村实际处于崩溃的边缘。在这种情况下,当局才松开紧握农村的双手,把一个烂摊子还给了农民。至于这种如此小范围的选举是否可以称为民主选举,实在值得怀疑。

走了全世界那么多地方,中国的乡村选举是我遭遇的最独特的一种选举。说它独特,有如下几个原因:一,这是在全世界收入水平最低、民众相对的民主素质也最不高的一群农民中实行的民主选举;二,这是涉及到世界最大一个群体(中国八亿农民)的选举,也是每一场都是世界上最小规模的选举(以村为单位),所以,每一场选举对这个群体的整体利益没有任何帮助和影响——你从来没有听说中国三农政策与三农的命运是因为他们选举出来的官员(村长)决定的。他们只选举一个村长出来执行上面的命令。三,这是一场最底层的选举——因而,压在它上面的所有层级的领导和书记都可以决定这个选举的游戏规则,甚至可以决定选举是否有效……

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很难再找到类似的选举了。由于上面说到的原因,中国乡村选举确实出现了一些宗族冲突、贿选的例子。尤其是贿选,在如此小的范围内,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情况下,关系亲疏一清二楚,走门串户都可能成为贿选的证据。但有一个基本的事实我们要搞清楚,那些拿金钱来贿赂你选他的人有一个前提:他当选后一定要赚回这些钱的,否则,他不是官员,也不是贿选,而是慈善家

我近距离观察过几次乡村选举。有一次,一位农民找到我(我的读者),他沮丧地说,他们的村长在选举前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还偷偷给答应选他的村民一人一千块现金(在湖北,这不是小数字)。没想到选上后,他不干好事,坏事做绝,还贪污了出租鱼塘的钱。他说,他对民主选举有些失望……

我首先恭喜他用一千块的钱就学到了什么是民主,而这个简单的概念,要我坐飞机去传授他十天左右的时间,也不一定能让他彻底明白过来。然后我问他:现在,你是不是知道,下次选举的时候,不要因为人家给你一千块钱,你就选他?他连连点头。我没有帮他去告他的村长(这是他找我的目的),因为又快到了换届选举。我知道,他不但更深地理解了民主的概念,而且,更清楚在即将到来的改选中,如何去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

当然,现在世界各个民主国家和政体都有越来越严密的法律对付这种用金钱和物质行贿选民的腐败行为。其实,当选举上升到较大的范围和较高的层级的时候,贿选本身变得越来越难,也更有风险。例如,在台湾以前的县市长选举中,有一种贿选是这样的:选举当天,一些候选人的亲信暗中组织大巴把阿婆阿婶拖去投票场投票,路上有的还塞一个红包给贪财的阿婆们,暗示他们投给谁票……但大家想一下,这种选举如果拿到台湾全省,拿到美国,拿到中国大陆,哪一个候选人有这样的财力和人力拉候选人去投票?更危险的是,一旦被媒体发现,及时曝光的话,你就弄巧成拙了,不但有可能要上法庭,本来要投你票的民众也不去投了。

中国的乡村选举由于其规模,很难完全杜绝人情、族群与贿选,但二十多年的基层选举经验显示,这种选举制度比以前由上级领导委派和指定村长的做法要好得多。就拿贿赂这一项来说,在由上级委派的制度下,村干部也要贿赂,他们收刮村民血汗,去贿赂的是上面的各级领导。在选举中,他们要贿赂的是村民。贿赂领导,不但是无底洞,永远是暗箱操作,让你死得不明不白;而贿选却是阳光下的腐败,村民看得清楚,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们当然知道一定要去防治。正是在种种贿选中,他们学到了民主选举的初步知识,更清楚如何平衡自己的眼前好处与长远利益,他们在进步……

现在让我们响应温总理的号召,把乡村选举发展到乡镇选举,县城选举……我问你,你们的县城有多少富人愿意把自己的财产拿出来分红包?如果推广到省城,推广到全国?将近七八个亿的选民呢?请问,任何一个候选人,即便拥有几千个亿资产的候选人,又能拿出多少钱去贿选?更不用说随时曝光你的媒体,以及并不是傻瓜的民众——千万别把选民当傻瓜,他们真会为了几十元、几百元甚至上千元去投票给你?然后再让你用四年时间连本带利从他们身上赚回去?

所以,贿选在西方民主选举中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而在新兴的民主国家和政体里,在那些不久前民众还对统治者下跪祈求、纷纷给权贵们送钱保平安、维稳定的地方,确实或多或少存在贿选这种腐败,但这是民主发展初期无法绕过的缺陷,也更是——

民主制度的精髓所在!让我们一起努力,希望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尽快到来……

 

Publié dans 新启蒙政治国际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