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败五毛和御用? “新启蒙之打狗棒法”再论一党制与多党制(全文) 星期五(新启蒙社老大)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

 

“请相信,来自洗过万千盘子的双手中的真理绝对比只会拿红包的脏手写出的谬论有力量! 摘自本文。

 

自本社小美女艾紫幽发表了《做爱要自由,美女眼中的一党制与多党制》之后, 被诸多网友广泛流传, 有过誉的评论曰:“写的太好了。论坛上下的,国内外的男人们长篇讨论,还不如这一篇说得生动。”小美女初试身手,已经得意地整天哼着GaGa的歌了。不过本社老大雅号星期五(本社无社长,以年纪排行,尊老爱幼,老大最长,小美女最小)还是提醒成员们要提高理论学习,那些褒奖之词是前辈对小女孩的鼓励。“干”革命是一种方法,但也要向五毛高手的写作能力学习,尤其要向御用叫兽耷湿们学习。曰:“靠什么我们可以战胜五毛和御用,一靠真理,二靠技巧,他们有技巧无真理,我们有真理缺技巧,所以只要我们坚持真理,努力提高技巧,就不怕他们读了一辈子伪书,卖了一辈子假货。 我们大家一致认为老大是怕比不过小mm,要求让老大也写一篇有御用技巧的来,他本不愿写,因为他认为所谓一党制与多党制的讨论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并不值得讨论。 在我们的威逼利诱之下,撰文如下,与诸君参详,重点内容不是该论题本身,而是通过案例来介绍如何赢得和五毛御用的论战。本社认为相比五毛御用的伪博学,我们年轻一代确实需要一套简单实用的理论方法来反击,按小美女的说法,此文为“新启蒙之打狗棒法”。

老大年纪大了,说话唠叨, 常有词不达意和逻辑混乱之处,请谅解。如果觉得还及格,请广为流传,供兄弟姐妹们弹药, 以击溃五毛伪军,御用皇军及叫兽耷湿狗.

 

 

当我们在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首先要看清命题。

出题的一方自然会根据自己的观点预设一个伪问题。尤其是政论,高手往往会预设陷阱,以一个本身并不客观的命题引你上钩,好像数学里的证明题,如果题目本身就是错的,你又如何能证明对的呢?我们来看 “一党制好还是多党制好”这个问题,看似很公平,两边不偏,可以就一党制和多党制各自的利弊分别进行阐述比较,最后得出结论。但是其深含的意义是“我们可以实行一党制或者多党制”。也就是先预设了一党制也可以是一个选项,即一党制也成了民主制的表现形式了。这本身就不客观,是个伪问题。你去找遍所有政治学经典和民主制度历史实践,根本找不到一条和一个例子来证明民主制可以实行一党制。因为一党制其实就是一党专政,独裁嘛,何谈民主呢?五毛和御用爱用新加坡来说事,那是一党执政,选出来的,新加坡公民可是有权组党的。中国人选过吗?你去组个党试试?关你11年再说。根本两回事。去年有个视频段子,胡老爷访日期间,一日本儿童问“胡爷爷你为什么要当主席?”胡老爷说“不是我要当主席,是全国人民选我当主席。”各位都算是全国人民吧,请问你们是在梦游的时候投票的吧,所以醒来都不记得了?

所以,如果你规规矩矩按原题应战了,就等于先承认独裁还是有理的,未开局呢就先让了对方九子,同样段位的高手,连定式都未成,就要投子了。这种命题方式是强盗欺负老实人的做法,要千万警惕。

 

其次要搞清发动论战的目的是什么?无论论战成败,发动者都会有哪些收获?

论战发动者的动机无一例外都是为自己的利益服务的。从选题到控制整个进程和后果,其实早就在其谋划之内了。如果迎战者不能在出场之前预先评估论战后果、设计好反应策略,基本都是大败而回。我们来看“一党制好还是多党制好”这个问题。很明显,一党制也可以是一个选项。 既然是一个选项,那么讨论的双方自然要文绉绉的大讲一番一党制的优点,虽然一党制有很多弊端,但凡事总有两面,追求民主的爱国志士都是老实人善良人,自然不会回避一党制的极个别优点而不谈,那就正好中了发动论战者的圈套,无论你最后的结论是什么,至少也帮他大张旗鼓地宣传了一番一党制的优点,而且还是通过多党制拥护者之口,这样的宣传效果比他自己吹要好得多了。结果使很多水平有限,不明就里的听众反而觉得一党制还真不错。然后你再就这个话题去启蒙,等于反复在帮发动者宣传,好心办坏事了。所以,凡是围绕一党制还是多党制的论战输的大多是拥护多党制的民主志士。我们看看网上多如蚂蚁的此类文章就知道了,辩的越多,输得越惨。

另外,也要看清发动者是在什么情况下发动论战的,发动论战是不是一种缓兵之计,推托之法?100年前清政府就用过这招:1906年的《预备立宪》论战(立宪派与革命派)。(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了解一下历史,和当前中国是多么相似!)目前来看,关于一党制和多党制的论战发动于全国人民要求民主呼声越来越高,甚至党内也有不同的意见。所以在外部舆论和内部改良派的压力下,通过论战这种旷日持久的无效率活动来减缓压力和拖延时间。其潜台词就是:“你们不是要民主吗?好,我们可以先讨论起来嘛。”如果你喜欢高屋建瓴,也确有独到见解, 觉得这应该是个宣传的好机会, 其实正好上了独裁者的当,为什么?因为凡是高屋建瓴的都是大项目,既是大项目当然要好好研究讨论,这一讨论可就长了,把本来可以用来取得点滴进步的精力时间和著名知识分子的影响力全浪费了。看看我们的工人兄弟多好,他们不讨论,只罢工,结果涨工资了呗。所以,我们倡导的新启蒙运动就是要围绕实际案例来说实事,等条件成熟以后再做实事。简单讲我们目前没有图纸,只有砖头。因为设计图纸的条件都没有,画也白画。(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研究一下法国总统Sarkozy上台以后历次发动的宣传战.

 

再次要搞清讨论的基础是什么?立论的依据是什么?

论战的发动者往往会让你在他设计的游戏规则里转圈,就算你讲的是真理,他也可以先立于不败之地,好像主客场打平后的加赛居然在客场进行,获胜的几率自然大大降低,如果是同一水平的球队,客队基本无望出线。我们来看“一党制好还是多党制好”这个问题,它要讨论的是什么?解剖后应该是“建设民主制度是一党制好还是多党制好?”如本文第一段所言,这已经预设了一党制也是民主制度,这是他一个没有也无法证明的假前提,讨论的基础是假的,他的立论依据是不存在的。相反,这个命题还有一句更险恶的潜台词:“公民有没有结社自由还要再讨论”。本社小美女艾紫薇用了一句“他们先剥夺了偶们的做爱自由权,然后再告诉偶们只和一个男人做爱有多么幸福。”比喻就很形象,什么叫一党制,就是不允许公民自由组党,凡要为国家人民服务者只能入一党。 此命题就是在剥夺了公民的基本人权之后的基础上再来和你讨论要不要给你这个权力。所以这个命题本身就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第20条第一款“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 和第二款“任何人不得迫使隶属于某一团体。”什么叫结社,我们新启蒙社算,组党当然算。等于把你家房子先非法占了,然后再和你理论该不该还给你。真是岂有此理!所以,我们真正要讨论的不是一党制或多党制的问题,而是怎么实行多党制的问题,因为结社自由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基本公民权利。

                                      

 

 

接着我们讲讲如何揭露叫兽和耷湿们的学术假面具.

通常情况下, 拥护一党制的叫兽和耷湿们最喜欢引用的论据是西方政治学家的只字片语,他们或曲解或拿民主国家对民主制度的自我反思作为攻击多党制的依据, 他们读了一辈子伪书,卖了一辈子假货,一辈子不干实事更不干好事, 所以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拿着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来攻击他们的衣食父母. 经常抛出些新思潮新主义, 别说是我们年轻学子,就算是民主政治学家也未必有他们的坏水多,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被圈养用来咬人民的狗,整天研究怎么攻击中国人民是这些奴才向主子邀功换房子和二奶的工作. 所以年轻人猛一看此类文章心就祛了, “他好有学问哪! 我都没读过什么书,根本不知道怎么引经据典去驳斥.”而这类狗往往最得意的就是抛出一句话: “年轻人,读过某某的书没有? 还是先看过这些书以后再来谈吧.” 仿佛搞得你很无知很狼狈. 那怎么办呢?

 

首先,我们新启蒙社向兄弟姐妹们保证,我们有足够多的打狗棒给大家, 这类狗来一个打一个, 来一双打一双, 来一群打一群. 因为我们也自己洗盘子做厨子来支持我们自己的研究工作专打咬中国人民的狗. 请相信,来自洗过万千盘子的双手中的真理绝对比只会拿红包的脏手写出的谬论有力量!

 

分三点: 第一点, 什么是学术自由? 我们要强调任何学术研究理论的结论和任何学术思潮都不能代替现行的民主制度和国际公约. 在学术上可以大家有不同意见,但最终实施都有法律程序, 而中国连基本的民主法律程序都没有建立, 连基本的言论自由都没有实施,还谈什么学术自由? 你先给了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我再来和你讲学术问题。其次西方的反省是建立在既有民主制度基础上的反省,他们的反思不是为了反对民主制度, 而是为了弥补民主制度在政治实践中出现的不足,使民主制度更加完善. 中国连民主制度都没有建立过,我们反思什么?狗们最喜欢用中国国情拿挡箭牌,那么基于他国国情基础上的反思怎么可以用来论证我们还没有建立过的中国民主制度呢? (关于中国国情的谬论,今后我们新启蒙社也会撰文批判。)我们真正要反思的是一党专制给中国人民带来无尽的灾难,是如何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最后一点其实倒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到底是人在说话还是狗在说话,一条狗无论多么有狗学问,他放的都狗屁。任何学术讨论都有一个基础,人性的基础和人权的基础。比如我们要不要讨论“可不可以建豆腐渣学校,为了有一天地震可以活埋我们的孩子们?”, 要不要讨论“可不可以喂孩子们三氯奶可以有一天毒死他们?”, 显然这样的讨论根本不是讨论,是犯罪,发动这样的讨论本身就是天诛地灭的狗行径。我们再来看“一党制好还是多党制好”,其本质是“独裁专政好还是民主制度好?”,这种讨论显然就是违反了基本人权的狗行径,是犯罪行为。因此不管他抛出多少伪学问伪主义来证明独裁专政好, 你都不需要去理会,根本不需要你读过什么书,什么主义,只要你识字就行,《世界人权宣言》看得懂吧,三十条足已对抗任何反民主的伪学术。建议大家好好学习研究一下,很快你就有了这个最实用且得到全球公认的人权打狗棒。(下文继续就此做分析)

所以,同学们,兄弟姐妹们,无论你们学什么专业,哪怕一本政治学书籍都没有读过也没有关系,只要你读懂了这三十条,你就掌握了真理,足够把狗腿打折。你是人那,还怕狗吗?

 

最后要知道如何去反击,如何去主动挑战。

“一党制好还是多党制好”其实是独裁政权设的一个局,不管愿意不愿意,不反应是不行的,那既然前面说到未落子,先让了九子,怎么才能胜呢?两点,一靠真理二靠技巧。什么是真理呢?各位注意到没有:我们新启蒙社的回应都是引用《世界人权宣言》,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国际公认的,是联合国通过的,虽然并不是一部强制性的国际公约,但是在各国和国际司法实践中已经被部分律师和法官作为辩护和判决佐证,也有些国际法律师认为这是一部习惯法。各位可以去网上了解更多的详细资料。而且最关键的是:因为这是联合国通过的,解释权不在任何一国之政府,如果要援引国内法来反击,那是没有用的,你去反击那个裁判加运动员吗?另外,作为国际公约是地球人都知道的条约,你用国际公约作为真理去反击,国际舆论也容易理解,也容易支持。如果你用国内法,国际友人们岂不要被扣上干涉内政的帽子了。 

再来谈技巧,各位看看本社的回复从未谈起一党制的优点,本文第二段提到关于论战后果的分析,谈一党制的优点是老实人的涵养,但是在这种本身就是阴谋的论战中,涵养往往会变成迂腐,乃失败之根源。因为本社成员都很年轻,不怕别人说咱不懂规矩,也就可以不要脸地只打一党制的缺点,而且是所有中国人哪怕是五毛御用都深受其害的缺点,因为那些缺点是要人命的。如果一定要提优点也可以,但话要倒着说,比如“优点是集中力量办大事,那到底办了什么大事呢,看看历史,那是集中力量大炼钢铁大跃进饿死千万中国人的历史,那是集中力量大征地逼死无辜公民的大事,那是集中力量争取鸡的屁毒死祖国花朵的大事。”又如本社回应“可不可以把你们为之奋斗的未来中国之构想…..大体公布下……”,本社说“先不要谈那么大的未来中国之构想,先把基础工作做好: 先开放网络……允许个人和团体办报办刊,广开言路”。就是为了回避这种假大空的问题,我们不是不要构想,但是政治构想只有在实践中才能真正得到证明,在付诸实践以前,任何构想都有可以被批驳的地方。中共先不解决中国人的基本人权这种砖头水泥问题,假惺惺地和要和你大谈图纸,这是流氓知识分子的行径,你何必理他。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凭满腔豪情直抒胸臆,一定要把问题的焦点拉回到他们一直在回避的问题---基本人权。

 

 

那么如何去主动挑战呢?

道理其实很简单,反击其最基础最容易攻破的地方,就是他们言行不一致的地方,比如他们说要广开言路,温家宝说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那么为什么还要封锁网络删贴呢?这明显是低级的矛盾嘛。民主不是一天造就的,一党执政也不会一天就垮台,目前首要的任务就是先言论自由了,而要言论自由,首先要开放互联网,做到了这一点,民主事业就是实实在在的跨出了第一步。我们不是不要谈更高层的制度建设,而是要先从最基础最有可能实现的一步做起。看过电影《匈奴王阿提拉》没有?阿提拉在攻陷法兰克重镇堡垒时,就集中了所有的投石车连续攻击城墙的一个点,结果当这一点被击溃时,城墙就塌方了一大块,他就攻占了号称全法最坚固的堡垒。今天的中共互联网封锁就是专制城墙上的那点。比如本社回应“我们的社会需要妥协。这也是欧美民主制度的精髓。”的例子,我们说“妥协是在民主自由基础上的妥协, 对于基本人权,比如言论自由,决不允许妥协。就算要妥协,基础是中共首先取消网络封锁,让google回大陆,开放youtube等网站,别说言论,连看不同意见的自由都没有,还谈什么妥协。 请您向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推荐本宣言,希望他们原文刊登,我们以最大的妥协诚意期待中共走出妥协的第一步。如果真实现了,您将作为中国民主运动的明星而载入史册!”如果留言的真是五毛御用,最后两句就算是招降吧!

 

所以在当前阶段,我们要反复斗争的就是要先击溃那一点,这就是本社要达到的第一个战略目标,请大家和我们一起行动!只要我们坚持数年,就一定可以创造光荣历史!

 

 

补充:其实和五毛御用论战是浪费时间,他们比谁都清楚独裁政权长不了,但是我们有必要通过论战和通过对精彩论战文章和帖子的广泛传播,来启蒙那些还没清醒过来的观众。 当然,我们更希望大家在轻松屠狗之余,也扎扎实实学习些基本的民主制度,最简单的方法是进行比较研究,通过对具体的民主制度和独裁制度的案例对比来提高知识。比如最简单的一条:比较一下法国大学的学生餐厅吃饭花多少钱?占法国人平均收入比例多少,占最低工资多少?饭菜质量如何,都有啥吃的? 在回顾一下我们在国内大学的遭遇,就很能说明问题的。要再深入的,可以查查法国政府预算中的教育支出和独裁政府预算的教育支出。温老爷鼓励大家仰望星空,难道要饿肚子让父母背债来仰望吗?

 

欢迎自由转载,新启蒙社blog  http://lesnouvelleslumieres.over-blog.com/

http://twitter.com/xinqimeng    http://www.facebook.com/xin.qimeng

 

 

 

 

Publié dans 新启蒙原创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