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新启蒙运动?---新启蒙专题

Publié le par lesnouvelleslumieres.over-blog.com

今天本社选取一些重要的热点话题进行讨论,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初期我们将围绕同一话题选取各家文章,为大家提供多元化观点。第一期主题为新启蒙运动,本社命名为新启蒙社也是深受各位前辈的启发,特此表示感谢。由于篇幅所限,不能保罗所有,敬请见谅。

本期主题为三部分,袁伟时《启蒙仍是这个时代的命题》,该文以大量历史事实为据介绍了启蒙运动在全球和中国的历史,又结合当前中国现实谈了新启蒙的精神以及相应的制度建设。而杨恒均《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一文则从今日之新启蒙同五四新文化比较出发,介绍了当前新启蒙运动的新特征,最重要的是全民以事实和实践来相互启蒙. 最后一文节选之本社的《新启蒙宣言》,是我们年轻人的学习心得.     

 

       袁伟时:启蒙仍是这个时代的命题
——答《时代周报》记者李怀宇
2009
220日,《时代周报》记者李怀宇先生来访,就五 四运动、启蒙和救亡、金融危机、思想解放等问题坦率交流。

不要片面曲解新文化运动

时代周报:你为什么特别关注启蒙的问题?
袁伟时:最近攻击启蒙的很多,攻击新文化运动的也不少。许倬云先生在《时代周报》的谈话,很多观点我都同意,但是他对五四、对新文化运动很多东西不了解, 有些判断我认为不准确。比如他说胡适新文化运动讲科学是科学主义。胡适他们对西方的了解不够深入,不够全面,不够准确,都有可能。但是说,新文化运动讲科学就是科学主义,对西方文化的一个歪曲,这个判断不准确。这不是许先生发明的,最初提出这个论断的是夏威夷大学的郭颖颐教授,他的博士论文就叫做《论科学 主义》。
可是,第一,从新文化运动来看,它一开始就不是孤立地讲科学,是跟人的解放、人的自由联系在一起的。
新文化运动的基本主张,叫做人权与科学;民主与科学是后来提的。1912年,蔡元培、汪精卫、宋教仁等26位知识分子发现,中国的国民素质,与共和国公民 的要求不适应,便发表宣言提倡人权与科学,比《新青年》提出人权与科学早将近四年。
胡适讲科学,没有把科学片面化,同时讲个人主义,讲易卜生主义,提倡人的解放,人的自由,人的权利。
第二,五四提倡的科学是指科学精神、科学方法,也就是理性,与启蒙运动以来的思想文化一脉相承,要摆脱圣人、古人、神权迷信的束缚。陈独秀是这样,胡适也 是这样。
可见许倬云先生这个判断不准确。
为什么新文化运动后很多人怀疑,后来出现很多问题?这就要分清楚界线,一个是新文化运动的基本精神是什么?第二个作为新文化运动领袖人物,他个人的素养不 足或失误,跟整个新文化运动有什么关系?
新文化运动主要领袖是陈独秀和胡适。十年前我说过,陈独秀对启蒙有很大的贡献,但也是一个很极端的人物,政治上更是很幼稚。五四运动爆发,陈独秀不在现 场。他马上头脑发热,草拟一个《北京市民宣言》,说市民应该直接行动,北京市的权力,应该交给市民。他自己写好宣言,印好传单,拿到戏院里去发,给人抓去坐牢了。他一贯都是这样的,辛亥革命前在日本留学,不满意清政府的留学生监督,几个人就将那个官员抓起来,陈独秀抱腰,其他人将他的辫子剪掉。当时将 辫子剪掉可是大事。他就是这样很极端的人。
时代周报:你现在讲启蒙,跟近来文化思想的一些观点有什么样的关系?
袁伟时:现在强调启蒙,是因为好些人认为现在中国抖起来了,发达起来了,西方那些观念,应该由我们加以修正了。
对普世价值怎么看呢?很多人提出来要修改,要补充,要以中国的核心价值去补充、修正,要抵制西方那一套。说得冠冕堂皇,但是蕴含着一个危险:妨碍中国学习 现代文明的精华。这对中国的改革、发展很不利。中国要深化改革,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政治体制改革滞后,经济制度的改革还没有完成。市场经济制度建立了,还不健全,还有很多地方受到权力的侵蚀。市场经济跟法治密不可分,中国的法治却不健全,腐败严重。为此还得学习人家好的东西。有些人却不这样看。
比如甘阳说前三十年的思想解放是学西方,建立市场经济,现在的思想解放要从西方解放出来。这里他回避了一个问题,当前中国继续改革开放主要障碍在哪里?中 国当前的改革,仍然面临一个文明的落差。为什么要启蒙?说到底,中国的现有的文明跟世界现代文明的成就有很大的落差,我们必须继续向他们学习。承认这个基本状态,才会努力介绍有关的思想,有关的制度,有关科学技术的成就,让它融化到中国。
核心价值当然会发展、补充,但不是某个人或某个政府说了算的。它取决于思想文化和社会发展。此外,中国的核心价值是什么?陈寅恪先生认为儒家思想的核心是 三纲六纪(六亲),国学派的先生们否定得了吗?

救亡呼唤启蒙

时代周报:许倬云先生谈到五四以后,启蒙和救亡是两大主题,救亡压倒了启蒙,成了那个时代的主旋律,而启蒙被人家遗忘掉。
袁伟时:这个我也不同意。其实救亡呼唤启蒙。恰恰是中国面临危难之际,很多先进的知识分子认识到根本问题是中国落后了,是思想文化落后,是制度落后。在这 样的情况下,要将先进的制度,先进的思想文化,介绍到中国来,在中国传播,在中国生根,启蒙运动就起来了。说救亡压倒启蒙,与历史事实不符。
压倒启蒙的不是救亡,而是选择了错误的救亡道路。比如1920世纪,中国主权受到侵犯,怎样救国呢? 一派主张在现有体制内部不断改良、改革。另一派要推倒重来,革命。这两种主张辛亥革命前存在,辛亥革命后同样存在。辛亥革命特别是20年代后,国民党左派和那些年轻的没有什么政治经验的马克思主义者,联手提倡很极端的斗争哲学,一切打倒,却忘记了自由、民主、法治这些根本,反而散布取消个人自由的歪理,将启蒙思想压下去了。
比如那个时候反对帝国主义,有两种办法。一种办法是改革内部,将腐败的东西去掉,发展经济,壮大力量,通过谈判收回主权。 这是日本的道路。日本原来和中国一样,有不平等条约、租界、治外法权。司法不独立,外国人犯法,由外国领事来审判;关税也不自主,协定关税;跟中国完全一样。通过学习西方,建立新的制度,通过谈判,至20世纪初,一一收回。中国怎么办?列强说,治外法权可以取消,条件是你的司法体系、司法制度必须改革。中国原来的司法体系是很落后和黑暗的。行政跟司法合二为一,要是犯法的话,打屁股,用肉刑,还有其他很不人道的东西,监狱也很不人道。列强提出:这些残忍、黑暗的制度消除了,我就同意取消领事裁判权。晚清新政和北洋政府努力 向这方面前进,20年代经过谈判,局部地收回了治外法权。上海是个成功的例子。孙传芳做五省联军总司令,委任中国地质学的开创者丁文江做上海商埠总办,让他建设大上海。丁文江在很短的时间内,跟租界当局交涉,收回会审公廨的审判权。上海的治理水平比较高,经过交涉就收回来了。
五四爱国运动提出山东问题。山东丧失的利权也是在1921年华盛顿会议上经过谈判基本上收回来了。人类确实在进步,你要侵犯别国的主权,违反正义原则,是要受到谴责的;加上利用列强之间的矛盾,交涉不是没用的。当然要改革和发展自己,有实力,再通过外交,维护主权是有希望的。收回关税自主权,在北洋政府统 治时期已经基本上达成协议了,商定1929年收回关税自主权。但随即北京又政变,只好等到国民党夺取全国政权后才实现。
另外一条道路,是夺权、革命。
当时孙中山在南方另立政府。他逝世后,蒋介石率师北伐,扫平其他割据一方的势力,摧垮北京政府,基本统一全国。孙中山几次军事行动都有外国背景,或者说国 际援助。
1917
年开始的护法斗争德国人给了钱。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政府怕中国政府与英美联合起来参战。从中国的国家利益出发,应该参战,应该和英美结成同盟。好了,孙中山就叫朱执信写文章,用他的名义发表,提出交战双方都是非正义的,中国不应该参战。这是列宁帝国主义论的观点。背后是什么呢?德国政府给了一大 笔钱,直接交到蒋介石手上转给孙中山,蒋介石日记有记载。
20
年代的国民革命则是苏联给钱,给枪,给人,给顾问。派身经百战的红军将领到广州来,培训新的军事干部,办黄埔军校;并且把军事顾问派到党军里,很多战争都是他们参与指挥的。与此同时,学苏联的以党治国党化教育党化司法,取消新闻和言论自由,用毛泽东的话来说是:国民党实行一个领 袖,一个主义,一个党的法西斯专政。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把启蒙压下去了。所以根本不是救亡压倒启蒙,而是救亡一直呼唤启蒙,要求更好地吸收现代文明的成果,推动中国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只有自由民主才能保证国家长盛久安。离开自由经济无法发展,人的创造性无法发挥,人的地位无从提高;民主、宪政则是保证自由不受侵犯的手段。九一八事变后, 也是到处呼唤要自由,要民主,同样被国民党当局压下去了。

启蒙最根本的精神和阻力

时代周报:启蒙最根本的精神是什么?
袁伟时:最根本的精神是启发公民认识个人的自由权利不容剥夺,必须建立相应的制度(民主、宪政、法治)予以保障。有几个人类历史上的重要文献,一个是17 世纪英国革命的文献《权利宣言》,集中了文艺复兴以来的思想成果。继承英国革命的成果,1776年产生了美国的《独立宣言》。1789年法国的《人权和公 民权宣言》。这三大革命的文献,核心思想是什么?《独立宣言》讲人生来就有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启蒙的真谛就在这里。法国《人权和公民权宣言》继承英国和法国启蒙运动的成果,提出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在法律面前,所有公民都是平等的等十七条原则。有人说不要普世价值,我 们就要问:你接受不接受现代文明?不要的话,那个国家的国民是臣民,不是现代公民。这样的国家不可能实现全面的现代化。
很多人问:中国现在民主宪政还有很大的欠缺,为什么经济能发展那么快?秘密在哪里呢?中国公民的自由,特别是经济自由得到颇大恢复,并且毅然参加WTO, 主动融入世界一体化的洪流;奥秘就在这个地方。这跟普世价值是一致的。
时代周报:现在重新提倡启蒙,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袁伟时:阻力在敢不敢承认我们仍然落后,必须继续吸收人类文明的先进成果。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上有一句话:鉴于为使人类不致迫不得而铤而 走险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叛,有必要使人权受法治的保护。这是各国历史经验的总结,不可等闲视之。
1966
年我们开始搞文化大革命,联合国又制定了两个人权公约。从1948年的《世界人权宣言》,到1966年的两个《人权公约》,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 成果,力图在思想文化上、制度建设上总结文明的进展,避免第二次世界战争那样的灾难。要遵循另外一条道路,不要再陷入暴政和战争的漩涡。为什么有些人老是不理解和接受这些历史经验,很值得我们警惕。
新文化运动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承认世界一体化的进程是不可抗拒的。《新青年》的创刊宣言里面就谈到要开放,不是闭关锁国的。有些人简直连《共产党宣言》 都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讲全球化的进程是不可抗拒的,尽管是野蛮的进程,也没有办法抗拒。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没有认清楚这个趋势,老想抗拒世界一体化的进程,结果国家吃了大亏。现在不应再做这样的蠢事了。
时代周报:从1919年五四到现在,为什么90年来不停地有人提倡启蒙,提倡新的思想解放?
袁伟时:思想文化有一个特点,没有国界。它的优劣只能在自由交流、自由讨论中,自然变化,自然更新。当思想文化被加上桎梏,就有思想解放问题。
新文化运动时期,各种各样的思想可以自由流通,一大批杰出人物的才华就展现出来了。中国现代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都是在新文化运动前后奠基、发展起来的。 那是中国学术文化罕见的黄金时代。
1927
年以后,国民党政权扼杀思想言论的自由,神化领袖人物,将一个党的教义变成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实行党化教育,建立新闻和出版检查制度。尽管有一批知识分子抵抗国民党的干涉,北大、清华还有后来的西南联大保持了现代大学的基本制度、基本精神,其他学校和社会上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1949
年人民共和国成立,共产党没有领导现代国家的经验,全盘学习苏联,学了很多错误的东西。一是扼杀了学术自由、言论自由;二是取消了财产私有;都对中国发展很不利。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界限在逐渐泯灭。资本主义里有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也吸收资本主义的成果。两个社会制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罗 斯福新政的核心内容之一是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和不虞匮乏的自由),其中不虞匮乏的自由,不就是社会主义者的理想吗?毛泽东曾毫不含糊地宣布:未来中国要实现 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和四大自由,绝非偶然。
邓小平的改革是冲破思想枷锁的勇猛举措。他指出不要在姓社姓资问题上纠缠,非常英明。有些人至今沉迷斗争哲学。不同阶级当然有矛盾。但是我们过去讲阶级矛 盾,光讲利益的冲突,没有讲利益的调和和双赢。现在如果将资本家都关起来,都打倒,那怎么办?民工到哪里去找工作?不要简单化地理解私有制,要尊重现代经济学、市场经济学的基本东西。所有权的保障,是经济发展的基础,也是公民自由权利的基础。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冲破思想枷锁。其实邓小平已经解决了,有些人 还要纠缠。民国元年,蔡元培做教育部长,他说新道德就是自由、平等、博爱。陈寅恪20年代提出自由思想,独立人格是永世不灭的。这些对不对呀?没有 自由思想,独立人格,称得上是现代公民吗?

金融海啸推动改革

时代周报: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产生了罗斯福四大自由的观念,八十年后的金融海啸,有没有可能促进新的思想?
袁伟时:有这个可能。就中国来说,要看有没有足以让出类拔萃的学者发挥聪明才智的自由天地。
很明显,要度过金融危机,政府要采取有力措施。中国现在外汇多,资金充足,有人就说中国拯救世界,中国这条道路最好。其实,中国之所以发展较快,是吸收了 人家的东西。现代国家的政府都要推动经济发展,这不是中国特点。
纳税人拿GDP20%—30%去组建、供养一个政府,养那么多公务员,是吃白饭的?光叫你去抓小偷?整个社会你得管理得井井有条,包括保障市场经济的秩 序,保障公民的权益。政府要不要管理经济?这是个不值得讨论的问题。假如不要的话,纳税人为什么要拿那么多的钱给政府?问题是怎么样管理。这次金融海啸,关键是经验不足,管理不到位;是美国管理不善,连累全世界。全球化程度大大提高了,各国密不可分了。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世界银行、国际法院、国际货币基金 组织,其实是世界政府的雏形,是地球管理委员的分支机关。但这些机构,还不健全。
能不能成为推动中国改革的一个契机呢?
第一条要看在经济领域有没有进一步推动经济体制改革,按照健全市场经济的方向去做,不要缩到计划经济的轨道上去。这里面的标志是对民营经济的态度。是不是 着重去扶植民营经济?全世界90%以上的国企都是亏本的,办不好的。国企办得比较好的是新加坡。它就三百万人口,管理容易一点。好了,最近,新加坡最大的一个国有公司,淡马锡,巨亏三百九十亿美元。切记一定要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像发展汽车,最有活力的是民营的吉利、比亚特等企业。光是支持合营企业还不 够,要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不然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第二条就是公民的福利制度,民生的大问题,是不是下决心解决了。医疗问题、教育问题、住房问题,所谓三座大山要解决,老百姓后顾之忧减少了,才敢大胆消 费,内需才会真正拉动。这是经济转型的关键。与此同时,为了中国的长远利益,要建立现代教育体制,关键是学术和思想要自由。不要让中国人老是担惊受怕,谨小慎微。我们的下一代,不要变成乖孩子,要变成很有创造性的、很有活力的现代公民,是敢想、敢说、敢干的孙悟空,那样才能够把中国的事业持续不断往前推 进。
第三条,通过这次危机的处理,让舆论监督得到尊重。现在已经出现这个情况,凡是有改革思想的官员,都支持舆论监督。网络这么发展,博客这么发展,不管你喜 欢不喜欢,现在是全民办报阶段,人人都可以办报——写让人自由浏览的博客。这样的情况下不可能把别人的嘴巴封住。所以凡是有改革思想的都支持舆论监督。
这个舆论监督也是体现了两条,第一条体现了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另外一条体现了现代社会的性质。现代社会是信息社会,从十九世纪开始,有一些有改革思想的官 员就看到了这一步。郑观应在《盛世危言》里就提到:什么人怕报纸?贪官污吏!现在的贪官污吏、专制主义者就怕报纸,怕新闻舆论监督。所以,尊重舆论监督应该成为危机处理过程的特征。这次所谓躲猫猫事件,云南的有关领导在舆论监督下,纠正错误,将事情真相公布了。这是一个聪明的做法。让信息公开,就让一 般的民众感觉到你的行为是可靠的。这是让政府的公信力重新建立的一个重要措施。重庆处理出租车事件,也比较聪明。政府官员慢慢变了,跟着时代步伐前进,希望通过这个危机处理,真正将政府变成一个公开的、透明的、服务型的政府。

原载《时代周报》2009316C06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杨恒均

内容摘要:中国需要一场启蒙运动,但用来启蒙的内容却有别于几百年前的欧美和90年前的中国,当时用来启蒙大众 的理论和理念绝大多数变成了现实,也成为当今世界的主流。中国今天需要的启蒙不一定要从那些尘封的理论入手,更简单也更容易让大众接受的方式是睁眼看世界,用事实和实践来启蒙。因此,在这场启蒙运动中,海外的华人华侨比国内知识分子们拥有更大的优势,同时,中国各阶层积极参与社会实践率先自觉进入公民行列的人也是启蒙的先锋。而在被启蒙的人群中,不仅仅是那些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人”,还有那些参与蒙骗他人最后自己也被蒙住了的知识精英、权力精英和财富精 英们,以及,我们自己。——这是个新的启蒙时代,在这里,我们互相启蒙。

 

(此文根据近日在悉尼和墨尔本两次与华人华侨聊天的记录整理)2009/5/13 悉尼

 

我们需要一场启蒙,这应该不是一个问题了,问题是我们需要一场什么样的启蒙。我想试图回答这样的问题:用什么来启 蒙,谁来启蒙,启蒙谁等等,当然,还可以分得更细。

 

用今天的事实而不是两百年前的理论来启蒙中国!

先说用什么来启蒙。很多人可能想都不想就会说,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用先进的理论、普世的价值,用自由、民主和人权这 些耳熟能详的概念。

 

确实不用问了,如果我们回想几百年前欧洲的那场启蒙运动,我们不会怀疑,把当时启蒙思想家卢梭、伏尔泰、孟德斯鸠、 狄德罗等等的理论拿出来启蒙中国人,不但不显得过时,而且,甚至还有些过于“先进了”。这大概也是我们的知识分子们一直没有放弃启蒙的努力,却和民众愈走愈远最后弄得自己比民众还灰心丧气,还更需要启蒙的原因。

 

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用什么来启蒙中国更有效?我的结论是:用理论、讲道理固然不能少,但根据中国的实际情 况和国际的大环境,中国的启蒙应该是以事实和实践为主,讲真相说真话,也说每个人都听得懂的大白话。

 

欧洲两百年前有启蒙运动,中国90年前的新文化运动也是启蒙运动,那两个启蒙运动都是知识分子们用先进的理论思想启蒙大众。欧洲的启蒙成功了(在一些国家也走了弯路),中国的启蒙不但没有成功,还被现在有些学者认为是导致了五四运动,把中国引向了邪路(也许可以用一个“更大的弯路”来形容更恰当)。可 见,在中国启蒙和在外国启蒙,虽然拿的理论是一模一样的,结果却大不相同。

 

今天我们的知识分子仍然在拿当时就基本完善了的理论启蒙大家,这无可非议。现在的知识分子的作品汗牛充栋,可有多少 真正能够在思想高度上超过90年前的 那帮启蒙先锋们?我有个理论,就是历史还没有终结,但指导人类前进大方向的理论却基本上定型了。回顾一下过去两三百年,这个世界的历史步伐或急或慢、忽左忽右,但有多少走出了欧美启蒙学者的理论框框?

 

也正因为如此,今天中国的知识分子说到启蒙就垂头丧气。我们今天还启什么蒙?90年前那帮人比我们差吗?人家那样折腾,都没有成功,看看我们今天的处境,再折腾90年,保不准还在原 地踏步。我很理解这种心情,因为我自己也有这样想的时候。这也是我在思考启蒙的时候,主张跳出理论启蒙,跳出知识分子主导的启蒙的原因。

 

今天的启蒙和90年前的启蒙有什么不同?

我们不妨思考一个问题,从启蒙的角度看,现在的中国和两百多年前的欧洲以及90年前的中国有什么不同?不同有很多,但 我要强调一点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如果说两百年前(中国90年前)启蒙前辈们用来启蒙大众的东西还只是停留在理念和理想阶段,那么,现在那些理念已经深入世界各个角落和绝大多数人的内心,当时的理想,也早就成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人民的日常生活。

这就是最大的不同!我特别佩服欧洲启蒙思想家们,他们在全人类尚在黑暗中徘徊的时候,就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悟出了人类的真谛,照亮了人类前进的路。要知道,就在他们大谈人权、民主和个人自由的时候,当时世界上有几个国家真正是自由、民主,以及讲究人权的?——他们 的伟大就在于此。

至于90年前中国的新文化启蒙运动的先驱们,我也是要仰视的,但随着读了他们用来启蒙的东西,再去读西方的启蒙理论,我就感到有些不安了,因为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发现90年前的中国知识 分子对人类启蒙的理论有什么新的贡献。他们只是把西方启蒙的理论照搬到中国,要说服大众,这个理论能够把我们国家带向光明。问题在于,欧洲人自己悟出的道理,也坚信这个道理,而照搬过来的中国知识分子,在内心深处,是否真认为这些理论可行?如果说有实践支持他们的信念,那就是已经开始把这些理念变成现实的 西方国家把大炮战船开到了中国的大门口。

而正因为这同一个原因,让我们那些启蒙思想家们感到了透顶的绝望,到后来几乎都一夜之间改弦易辙了。为什么?让我们看看当时的现实,当中国的启蒙者们在用民主自由和人权启蒙中国的时候,恰恰是那些拥有这些先进思想的国家在侵略瓜分中国(这里先不讨论这个侵略和瓜分实际 带来中国开放的某些积极意义),而十月革命胜利后的俄国却第一个宣布放弃对中国的一切不平等要求,要和中国世代友好。

理论本来就不是原创,面对复杂的现实的时候本来就显得苍白,加上他们几乎没有启蒙几个普通民众,还有几千年沉积的专制糟粕,到后来,他们把自己都弄“蒙”了头。现在有些知识分子站在90年后的高度,责怪当时的知识分子怎么突然都向左转,同情苏俄。他们忘记了当时相比于苍白的理论的鲜活的历史事实,五四运动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欧美国家陷入经济危机,苏俄的经济却以比现在中国GDP增长速度还快地在飞速发展。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被美英法三国启蒙最快最彻底的日本和德国,走上了给全人类造成巨大灾难的邪路。虽然同中国与俄国走上的邪路并不是一条,但殊途同“毁”。——说斯大林比希特勒还 要坏的人,可能不是太客观。

因此,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当初中国启蒙运动没有成功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国人引进了先进的启蒙理论,却找不到实践和事实来支撑这些理论。

然而今天已经完全不同了,如果现在还有人试图坐在书房,拿蒙上尘土的两百年前就诞生了的理论来启蒙,甚至还绞尽脑汁地去向糊里糊涂的国人证明哪一个理论是正确的,哪一个理论更适合中国,我觉得肯定是吃力不讨好的。我们不如顺手打开窗户,指着远方和我们的周围,告诉大 家,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方式方法可以让我们活在更公平的世界里,让我们少受人家欺负,让我们享受到充分的个人自由,让绝对的权力受到限制,让我们活得更有尊严……

如果有人不相信,你没有必要告诉他们伏尔泰和孟德斯鸠怎么说的,你只要告诉他们在我们周围的一些国家,这样的理想早就实现了,你可以讲事实,也可以讲故事……

 

海外华人华侨是新启蒙运动的先锋

说到这里,该扯到我今天的主题了,那就是海外华人华侨与中国新的启蒙运动。历史上几次启蒙运动当然都是由知识分子扛大旗,实际上,扛旗的是他们,跟在后面的也都是知识分子。

可是按照我上面对启蒙内容的要求,去进行启蒙的就不一定是知识分子了,而且如果这个知识分子整天坐在书房里,站在教室里,躺在年轻学生的床上的话,他的实践经验,和对事实的认识并不能让他们成为启蒙的先锋,而且他们那种只看过去的历史,却看不到未来的历史的人生观,往 往让他们胆小怕事。

因此,我更主要把希望寄托在广大的华人华侨身上。我认为最好的启蒙老师是海外华人华侨!这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愿望, 现在有多少华人华侨在世界各地?三千万以上吧,实在太多了,每一个统计好像都相差几百万。这些华人华侨大多数生活在民主政体下,也就是生活在几百年前被启蒙先锋们启蒙过的社会里。

没有人比你们更加理解民主社会的无奈和不足之处,同样没有人比你们更加知道民主社会的可贵之处。怎么说呢?举个例子,今后要攻击西方的民主制度的缺陷,大家要积极一点,不要让国内那些根本不知道民主是个什么东西的人丢人现眼了,由我们华人华侨出手,会更有说服力。上 次我见到一位美国专门以揭露民主制度为己任的白人大学者。他向我悲叹道,整个苏联东欧加上十几亿人的中国,每天在那里攻击西方的制度,花费了多少金钱和精力啊,可实践证明他们竟然连一条都没有说对,没有说错的倒是有几条,不过那些也就是被西方人自己老早就揭露出来的。

当然,也不要忘记说一下民主好在哪里,这个制度可以解决中国的什么问题,或者说能够解决了你的什么问题。生活在这个制度下的华人华侨大多向我抱怨说,你不了解民主制度,这里也有很多问题。我说,我知道,你讲一下那些“很多问题”看能不能阻止大陆人继续出来,帮助大陆把 一些人才留在内地。

但我也想请你讲一下,为什么几千万华人华侨都在抱怨民主制度的问题,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愿意抛弃这个制度,像当初他们背井离乡时那样,回到祖国的怀抱?你想一下,告诉我原因,你的任何一句话,对于国内那些从来没有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民众,就是启蒙。

什么叫启蒙?这就是启蒙!国内很多学者和民众对民主有一些不切实际的看法,认为民主来了,什么都好了,工资涨了,女人有了,身体好了。同样另外一些人,把民主说成妖魔怪兽。说实话,这些年我在国内接触的人可谓不少,但如果要我说一下大家对西方社会的切实感受,对民主的 现实(而不是理论)的看法,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没有几个人比我随便在美国和澳洲大街上拉一个华人华侨有更全面的看法。

当然,这些华人华侨可能不是学者,也许是从福建偷渡过来的不认识多少字的华人华侨,但他们本身就让你知道了民主是怎么回事:再艰难,我也不会回去的!即便我回去赚钱,我的孩子也绝对不能回去!

不是你启蒙我,我启蒙你,而是让我们互相启蒙!

好了,我算是把华人华侨吹嘘了一通,但我要指出,由于华人华侨出来后忙于生计,放松了学习(有些一辈子都没有学会外文),加上对大陆的发展也不那么了解,所以,我虽然寄托他们对普通大陆人讲一下传说中的民主制度,充当一下启蒙的急先锋,但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够接受启蒙 ——来自大陆知识分子和民众的启蒙。

由于我打破了用理论来启蒙的旧框框,我可以这样说,由谁来启蒙的问题也就成了一个大问题。谁更有实践经验,谁更熟悉理论和理念,谁了解外面的世界,谁又更了解中国?

这样问下来,大家也就明白,不错,我说的启蒙就是一个全民的启蒙运动,不是你启蒙我,我启 蒙你,而是我们互相启蒙。华人华侨需要告诉大陆民众民主的无奈和美好,大陆民众需要告诉华人华侨中国的过去和进步;底层民众需要知识分子们放下身段,以讲故事的形式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同的生活,当然,知识分子更应该放下身段,从老百姓那里得到启蒙。

这种看似混乱的交叉启蒙就是我说的新时代的启蒙运动最大的特点,不管你是否赞同这样的运动,由于社会的进步、资讯的发达,特别是互联网技术的日新月异,这种启蒙运动已经悄悄地展开了。它不再是几百年前由一些把圣火带到人间的高瞻远瞩的精英知识分子们登高一呼,而是潜移 默化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人讲真相,人人以事实为依据,人人追求自己的自由和尊严,整个社会都以人为本……

所以,每天晚上,我们都应该问一下自己:今天,我被他人启蒙了没有?明天,我如何去启蒙他人……

 

 

 

《我们提倡的新启蒙运动》   新启蒙社   201062

   250年前的启蒙运动造就了如今全球大部分国家的民主政体, 中国人100多年历史的民主事业虽然还没有建立一个民主共和国, 但是现代民主理念早已根植于我们心中. 所以今天我们要做的已经不是重复的民主思想启蒙, 而是通过一个个现实的民主和维权案例来进一步唤醒民众, 鼓励和支持全体公民懂得和追求基本的人权和民主. 如果我们回顾历史, 应该可以发现任何民主的进步都是从一个个真实的个案开始的.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 中国人以网路传播为主, 以全民参与的形式, 用公共舆论影响着社会事件的发展和解决, 诞生了一条新的民主推进之路.

 

 比如中国国内越来越多的公共知识分子利用自己的影响力, 通过个人博客和讲座分析时事案例, 透析人权和民主的现实意义, 迫于国内高压政治,他们无法高举民主大旗, 但是言论中字字包含民主精神.他们博客的访问量以亿为计数, 影响着中国亿万民众,提高了我们对民主制度和人权最现实的认识.

 

我们还激动地看到国内亿万人民面对中共的新闻封锁和监禁的危险, 进行最勇敢的抗争, 从废除收容恶法,到解救义女邓玉娇, 从揭露中国监狱恶行的<躲猫猫事件>到抨击上海市政府知法犯法的<钓鱼执法事件>, 中国4亿网民和普通民众用人民运动的方式通过一个个实际案例,一步步推动着中国的民主进程, 促进了人权立法的完善和约束了行政权力的滥用.

 

我们也骄傲地发现国外很多留学生的博客不仅传播着异国文化的精华,而且以亲身体会和观察介绍普世民主精神的实质,比如民主选举的具体细节, 西方政府透明运作的详细案例, 这非但打破了中共政权对海外新闻传播和解释的垄断, 而且为国内新闻管制下的大众提供了真实的信息, 帮助中国人理解了民主的实质运作模式.

 

这种通过维权和民主个案的具体分析, 传播和行动而促进中国民主制度建设的全民舆论斗争, 正是今天本宣言要提倡的中国的新启蒙运动.

 

新启蒙运动不同于旧启蒙运动的最大特点是:没有讲者,传播者,受众和行动者的严格区分, 我们是四者合一的. 每个人都是讲者, 因为我们都有被压迫的亲身体验,我们需要也有权利控诉, 同样我们也都是传播者, 因为我们都希望民主精神具有更多的支持者, 我们也都是受众, 因为我们对同胞的不幸感同身受, 我们更都是行动者, 因为只有行动才能真正挽救我们日益压缩的民主和人权空间.

 

新启蒙运动不需要反复阐述民主理论, 因为民主早已深入人心, 而是要结合真实事例分析讲述民主制度的具体操作, 新启蒙运动也无须严密组织,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尽最微薄但是最勇敢的力量, 来制约独裁, 新启蒙运动甚至也不需要核心力量, 因为这是一场亿万中国人广泛参与的全民民主运动. 为此我们新一代呼吁: 从现在起, 让我们共同努力一块一块地敲掉中共专制的柏林墙.

 

 

Publié dans 新启蒙时评杂文

Commenter cet article

witon 15/06/2010 00:25



请将 RSS feed 设置成全文输出,方便用 Google Reader 订阅。